2

中国海外投资的新模式

中国发起的一带一路和国际产能合作这两个计划,不仅关乎海外投资,而且集中体现了习近平主席对整体国际关系的看法。两个口号(前一个横跨欧亚,后一个更是全球性的)标志着中国在互利合作基础上塑造新型全球化的愿望。

中国的企业已经实质性地开始了这类投资。到2020年中国的海外资产可能会增长三倍,从目前的6.4万亿增长到20万亿。但是,一拥而上投资海外项目,如果管理不善也会蕴含巨大风险。如果国有、民营企业想在这一新的领导理念下获得成功,就必须从过去的失败中吸取经验,从长计议。

中国正在重新布局对外投资的关键区域是拉美。最近几年中国寻求正在重构与这一地区的外交和经济联系。2016年11月习近平主席再次出访拉美国家,第二份《中国对拉美和加勒比政策文件》正式出台,翻开了中拉双边关系的历史新篇章,为双边关系的发展带来了新契机,中拉关系由此进入了全面合作的新阶段。以往的做法往往受到高风险贷款的支持,这些贷款在某些情况下变得糟糕,损害了中国投资者的投资。

新的政策明确支持中国企业前往拉美进行涉及物流、电力、信息的投资,实现企业、社会、政府良性互动,拓展基金、信贷、保险融资渠道,推动中拉合作整体升级。

尽管在一些拉美国家仍存在相当多的政治上的不确定性,但当地政府也在积极改善投资环境。例如巴西政府在金融、交通运输和基础设施领域推动的“投资伙伴项目”。阿根廷总统马克里政府制定了一系列鼓励投资政策,恢复投资者信心,在过去数年的政治经济孤立局面后。_墨西哥政府的结构性改革措施增强了电信和电力部门的竞争机制,其它一些政策也抑制了通胀,提高了应对外部环境变动冲击的能力,_财政预算预计将回归到初级盈余状态。_

随着相关国家政策调整,拉美可以作为中国新的海外投资方式的试验场。但新的政策和双边协议只是中国“走出去战略”的两个积极部分。中国企业也需要随之调整他们对外国投资机会的看法和应对。

过往中国投资并购模式也许不再合适,因为集中的并购活动会带来巨大的风险。不幸的是,近年来这种风险成倍增加。2016年,中国境内投资者对境外企业非金融类直接投资累计达1701.1亿美元,同比增长44.1%,根据中国商务部发布的统计数据。

这种趋势前所未有,使中国去年第一次超过日本,成为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海外投资国。一般来说,如果企业领导人缺乏周密设计,集中进行大规模并购的最大问题会导致增加杠杆率,和更高的资产负债比例,会导致较大的降级风险。历史上大约25%的企业在并购后会被降级。这种情形特别会对中国企业造成痛苦的影响,毕竟他们更为缺乏并购整合和管理的经验。

因为这些风险的存在,当中国公司响应政府鼓励走出去的新政策时,首要地需要坚持可持续的原则,长期性应该作为战略出发点。

一带一路和国际产能合作其核心是一种长期合作的承诺,相关的投资会进行多年。只有财务基础稳固,增长前景可持续,多年的合作投资才能支持政府的战略。

进行新的海外投资的另一个优先考虑是全面认识国际产能合作的目标,就是以互利方式使制造业产能在国家间的转移以加强全球产业链。应该避免使直接投资仅局限于短期产能输出,这既不符合中国的利益,也非投资接受国的利益。

对大部分股权投资者来说,项目投资价值相当大程度上取决于有效的投后管理,一项投资开始的时候就要清晰界定权利与义务,毕竟并购只是一项长期投资的第一步。

与我们一样,进行海外投资的中国公司不仅为着公司自身利���有责任更有效率、可持续地进行投资,也需要使他们的战略符合中国对外投资的优先选择。这并非相互矛盾,特别是如果领导层坚持投资可持续的长期战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