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

民族主义者和全球主义者

华盛顿—荷兰大选是一段时间以来深深担忧抵制全球化将让更多的白人“犹太-基督教”民粹主义政党掌权的欧洲和美国人民所看到的第一丝曙光。荷兰首相吕特击败了要求关闭荷兰边境、取缔清真寺、禁止古兰经的反伊斯兰候选人吉尔特·维尔德斯(Geert Wilders)。

从欧尔班的匈牙利青年民主党(Fidesz)到玛丽娜·勒庞(Marine Le Pen)的法国国民阵线(National Front),再到美国的特朗普支持者,称呼这些政治力量的标准形容词是“民粹主义”。民粹主义意味着人民政治,其针对的是精英政治。但至少在美国,特朗普的意识形态——与传统共和党保守主义几乎没有关系——所勾勒的分歧并非是多数人与极少数人,而是民族主义者与全球主义者。

在旨在“探索我们的共同公民权的真正内容”的新保守主义《美国事务》(American Affairs)的创刊号上,乔治敦大学教授约书亚·米切尔(Joshua Mitchell)写道,“几代保守主义者都认为,国内的敌人是进步主义。现在,他们想象他们面临一个新问题:民粹主义。”

事实上,米切尔指出,真正发生的,不是人民的群众运动,而是一场“打着民族(national)主权旗号的起义”。一场打着联系在一起的民族(connected nation)的旗号的起义,一场打着彼此联系、与他们的“村镇、城市、国家和民族”联系的公民的旗号的革命。米切尔说,他们的民族主义是接地气的(grounded)民族主义,植根于自愿的联盟。托克维尔将这些自愿的联盟称为可解法国大革命和美国独立战争的抽象理性普世主义的美国解药。

这里的关键点是边境、文化和联系之间的关系。通过在民族而不是全球层面维持主权,可以捍卫边境,定义和维持社会(community)。如果这些边境解体,那么将人与人之间彼此绑定的就不再是社会或共同的文化,而只是他们的身份。因此,米切尔指出,全球主义和身份政治是焦不离孟的关系,都超然于民族身份。

被贴上无根的全球主义者的标签永远是危险的,犹太人太了解这一点了。首屈一指的苏联反犹诽谤便是“无根的大同论者”,这个词常常用来称呼犹太知识分子,而如今,普京正在以俄罗斯东正教、俄罗斯母亲和斯拉夫农民文化为基础复兴俄罗斯民族主义,他一定非常满意这个词。

回到美国,许多特朗普支持者也抨击全球主义者对他们的轻蔑鄙视。他们恼怒于他们所认为的左派的道德假虔诚——实际上就是正义。山姆·奥尔特曼(Sam Altman)是硅谷一家著名创业孵化器的首席执行官,他在美国大选之后花了接个月的时间走遍美国,与特朗普的选民交谈。当话题转向左派对特朗普的胜利的反应时,他的许多对话者认为“左派比右派还要偏隘。”奥尔特曼观察道,这一观点“很多人都有,给愉快的谈话带来了真正的敌意。”

他引用一位谈话者的话说,“不要再称我们是种族主义者。不要再称我们是蠢货。我们不是。当我们试图向你们解释为什么我们不是时,请洗耳恭听。哦,不要再那我们耍乐子了。”这一混合了傲慢和嘲笑的感觉将恼怒演变为震怒和复仇幻想。

现任白宫顾问们也有类似的反应。凯丽安妮·康维(Kellyanne Conway)是特朗普竞选经理,后转任白宫法律主管,关于她的一篇新特写指出,她没有“忘记,当人们认为她是板上钉钉的输家时,是怎么对待她的。他们的态度不是赤裸裸的粗鲁和轻蔑;比这还要糟糕得多。那是一种甜蜜的高人一等的感觉——自认为比你更好的人的谄媚的、放纵的优越感。”

高等教育中有许多内容是关于学习如何质疑和管理情绪的。美国法学院一年级学生要学习如何抑制他们对正义的天生直觉——一辆有缺陷的汽车引发事故,造成一位儿童重伤;显然制造商应该赔偿——以利于从作为一个整体的社会出发进行成本和收益的谨慎的理性分析。这种训练常常意味着教育程度较高的“精英”——他们的交际圈主要也是精英——要么忘掉,要么有意忽视情绪在政治中的作用——除了竞选顾问炮制出无数俗不可耐的“舒服的”政治广告。

但是,感到没有联系和被蔑视是强大的情绪,足以将事实扭曲成黑暗的另类现实。让眼光超越简单的民粹主义叙事,超越群众对抗精英的视角,这一点至关重要。即使对于许多受过良好教育的人,接地气的、有联系的民族主义对抗道貌岸然的自由浮动的全球主义的叙事也能够在他们中间形成支持,获得权力。

正确的应对之道是不是拒绝在喧嚣的变化中保持接地气的渴望的存在或合理性,不是拒绝爱国家和文化,更不是不要着眼于教育水平较低的人群。而是构建一个爱国主义、文化、联系和包容的新叙事。即使维尔德斯在本月吃了败仗,5月的勒庞也铩羽而归,他们和他们的支持者也不会就此烟消云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