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美国的党派危险

纽波特海滩—美国经济决策的“靠谱”声誉在2013年遭到重创。从某种程度上说这是自找的,从某种程度上说又不是。如今,一套相关的扭曲辞令——2014年将毫无必要地破坏对美国经济复苏具有关键意义的政策——日嚣尘上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让美国经济陷入了低水平均衡,其特征是就业创造不力、长期和年轻人失业居高不下,以及日益恶化的收入、财富和机会不平等。许多美国人带着希望进入2013年,认为国会领袖们将克服——至少部分地克服——抑制复苏的党派分化和政治瘫痪。

2013年伊始,两党达成了避免所谓的财政悬崖的协议(尽管直到最后一刻才颇不情愿地达成了一致),1月晚些时候又达成了提高债务上限的协议(尽管只是一个临时性协议),这使人们更加期待政治动荡会有所平息。在更少政治边缘政策、更低未来政策不确定性的预期下,人们一致预测会出现更快、更包容的经济增长。

反过来,人们又预期更快的增长能复兴劳动力市场,抑制恶化的收入不平等性,平息关于债务和赤字水平的担忧,并让美联储能够开始实施有序的货币政策正常化。这还有助于让国会回归正常时期的经济治理——不管是通过年度预算(国会已有四年没能完成这一任务)还是最终采取提振而不是妨碍增长和就业创造的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