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rman Chancellor Angela Merkel and Horst Seehofer Thomas Lohnes/Getty Images

默克尔后院失火

柏林—德国执政联盟关于移民问题的内部分歧已开始影响到总理默克尔对政府的控制。为了平息她自己的内政部长、巴伐利亚基督教社会联盟(CSU)的霍斯特·希霍夫(Horst Seehofer)所发起的叛逆,默克尔现在必须确保与其他欧盟成员国达成一致,让欧洲庇护系统恢复秩序。而这反过来需要德国在欧元区改革问题上做出让步。

德国一直是欧盟不合理的经济现状的最大受益者。在没有共同财政政策的情况下,较为贫穷的南欧与生产率更高的北欧所共用的共同货币认为地拉高了德国的出口。因此,毫不奇怪,默克尔领导的政府一直反对欧元区改革,包括法国总统马克龙去年所提出的那些改革。

但如今,周期性经济趋势和默克尔本人的国内弱势正在迫使变化发生。不久前,德国在欧元区改革谈判中的立场是最小让步:重新设计欧洲稳定性机制(European Stability Mechanism),把它变成一个欧洲货币基金(European Monetary Fund)。但最近默克尔在德国总理官邸梅瑟堡(Meseberg)与马克龙举行峰会时同意了超乎所有人意料的宏大改革。最关键的是,她和马克龙宣布了一项欧元区共同预算计划,该计划将通过金融交易税和欧盟转移支付提供资金。

默克尔的让步说明,她的立场已较几个星期前有了很大的改变,几个星期前,她只愿意接受将共同融资贷款扩大到受困欧元区成员国。现在,她同意了成立共同预算,现有欧盟条约必须进行修订。

但领导汉萨联盟(Hanseatic League,由斯堪的纳维亚国家和巴尔干国家组成)荷兰不会接受这一点。维谢格拉德集团(Visegrád Group,捷克、匈牙利、波兰和斯洛伐克)也不会同意这一点。事实上,德国本身也会拒绝梅瑟堡协议:默克尔的基督教民主联盟的选举基本盘反对欧元区预算,CSU选民亦然,极右翼的德国另类选择党(AfD)和自由派的自由民主党(FDP)就更不用说了。

默克尔对于欧洲和德国政治风向的嗅觉比任何人都要灵敏。那么,为何她还要决定与马克龙举行不彻底的会晤?答案是现在她需要他和欧元区南部成员国。这些国家已成为移民和难民的中转站。在国内,默克尔遭到了希霍夫的后院开火,后者要求政府遣返所有已在其他欧盟国家注册的难民。

Subscribe now

Exclusive explainers, thematic deep dives, interviews with world leaders, and our Year Ahead magazine. Choose an On Point experience that’s right for you.

Learn More

希霍夫在难民问题上的强硬立场体现了其所在政党在今年秋天举行的巴伐利亚选举中所面临的AfD的挑战。但希霍夫不仅仅是在打内政牌。他也一直在削弱默克尔的外交政策,支持奥地利总理库尔茨和匈牙利总理欧尔班甚至俄罗斯总统普京等其他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领导人。结果,巴伐利亚现在已经成为贯穿维谢格拉德集团、奥地利和意大利的反移民之弧的一部分。

默克尔说,如果希霍夫发出遣返难民的部长令,她将解他的职。她自己的方针是在本月晚些时候的欧盟峰会上推动泛欧洲移民协议。上周,她和意大利、希腊、法国、奥地利、保加利亚以及荷兰领导人举行了会晤,她需要他们帮助限制欧盟内部寻求庇护者的转移。作为交换,希腊肯定希望获得债务豁免,意大利想要欧盟财政规则放松以及包括购买债券在内的欧洲央行职能转变;而保加利亚想要走加入欧元区的快车道。

默克尔的外交突然间变得灵活了,这表明希霍夫的施压正在起作用。但政治余波仍有待观察。目前的情况是,CSU很可能接受在欧元区谈判中做出经济让步,尽管这可能不利于它即将到来的选举。或者,它可能打破与CDU的永久性伙伴关系,因为根据最新的INSA民调,目前其公共支持率已经达到18%,仅次于CDU的22%。如果CSU背叛,CDU可能推出自己的巴伐利亚候选人。但这个选项可行性很低,因为两个结盟政党之间的内斗只会令它们两败俱伤。

但还有第三种可能。默克尔可能被推翻,由在难民问题上倾向更右者取而代之——即德国的库尔茨,比如现任联邦卫生部长的CDU的延斯·斯潘(Jens Spahn)。默克尔承认这一可能性——目前这看上去是德国最有可能的情形——但她几乎别无选择,只能高挂免战牌,寄希望于出现其他解决方案。

考虑到默克尔所面临的风险,马克龙无法指望她的立场有多坚定。此外,他本人也得步步为营,因为默克尔是他在欧盟内部仅有的盟友之一。除了维谢格拉德国家,巴尔干国家、斯堪的纳维亚国家和荷兰都或多或少与他在欧盟改革相关问题上“不对付”。并且眼下疑欧民粹主义者已经控制了奥地利和意大利。

即使能找到默克尔的合适替代者,这个人也无法取代她面对普京和美国总统特朗普。没有默克尔作为首脑的德国将是所有民粹主义者的福音。如果希霍夫的策略真的导致默克尔失去权力,被与库尔茨类似的人取而代之,那么欧尔班 以及波兰的民粹主义事实领导人卡钦斯基将不再是东欧异类,而成为欧盟前途的预兆。

http://prosyn.org/4uc3eK0/zh;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