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ew Angerer/Getty Images

特朗普的马纳福特问题

华盛顿——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2016年竞选活动一位重要人物的首次刑事审判上周于弗吉尼亚举行,观察家们想要知道不仅其竞选经理保罗·马纳福特,甚至包括特朗普本人将在多大程度上成为众矢之的。

马纳福特因本人涉嫌金融犯罪——包括税务欺诈、洗钱和面对调查人员进行虚假陈述——而被提出指控。马纳福特通过为世界各地的独裁者和暴徒服务而赚取了数百万美元,其中包括菲律宾的费迪南德·马科斯和安哥拉的若纳斯·萨文比。近几十年来,他靠为俄罗斯寡头和俄罗斯支持的乌克兰前总统维克多·亚努科维奇工作而赚取了大笔财富。

在马纳福特及其爪牙协助亚努科维奇在2010年总统大选中击败前总理尤利娅·季莫申科 后,业界闻名的美国世达律师事务所奉马纳福特之命撰写了一份诉讼案情摘要,以莫须有的罪名囚禁了季莫申科。此案由该律所的一名合伙人格雷格里·克雷格经手,此人曾短期担任巴拉克·奥巴马总统的白宫法律顾问职务。美国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穆勒已经将克雷格案移交给纽约南区的美国检察官进一步调查。亚努科维奇被2014年爆发的一场民众叛乱所推翻,而后逃往俄国。

弗吉尼亚州穆勒团队的一名检察官在开庭陈词中描绘了马纳福特所展现的奢侈品味,包括一件价值15,000美元的定制鸵鸟皮夹克(就像得了麻疹的皮革)。他还斥资近20,000美元购买了一件蟒蛇皮夹克,但令公众浮想联翩的还是那件带白色丝绸衬里的鸵鸟皮夹克。

马纳福特还购置了几套昂贵的豪宅——在弗吉尼亚州北部、布鲁克林、汉普顿、棕榈滩花园,当然也包括特朗普大厦。尽管法官不允许在法庭上展示所有这些豪宅的照片——因为法官强调这样做的目的是要让被告难堪,因此禁止展示也有一定道理——但公众仍然清楚地看到了马纳福特的贪婪和炫耀。

但检察官真正的目的是表明马纳福特通过塞浦路斯等离岸银行账户电汇付款购置了上述商品——总额近100万美元用于购买高价古董地毯、灯具、电子设备和由世界收费最贵的裁缝裁剪的套装。至少有一家供应商表示马纳福特是他们那里采用这种操作方式的唯一一位客户。

Subscribe now

Exclusive explainers, thematic deep dives, interviews with world leaders, and our Year Ahead magazine. Choose an On Point experience that’s right for you.

Learn More

马纳福特的律师似乎落于下风,试图暗示马纳福特的长期助手里克·盖茨应当为这些可疑的交易负责。后者在遭到起诉后选择与穆勒合作。但他的辩护策略——相当于“狗啃了我的作业”的成年版——很快就崩溃了。马纳福特的前簿记员作证他亲自参与了这些交易,而一位会计师则作证说马纳福特本人篡改了纳税申报,用贷款来隐藏收入(一年就省下500,000美元),而且并未告知会计师自己还设有离岸账户。盖茨将于本周出庭作证。

当2016年3月下旬马纳福特加入特朗普的竞选团队时,一切似乎都非常正常。他曾为罗伯特多尔杰拉尔德福特和罗纳德里根等前主流共和党候选人工作过。更重要的是,他似乎是唯一一位传统共和党操盘手愿意为特朗普工作。他曾是共和党操盘手罗杰斯通的商业伙伴,而后者与特朗普的关系一直是非常亲密的(穆勒正在将关注的重心移到斯通身上)。

但特朗普竞选团队对新主席的审查比绝大多数聘请内部清理角色的人都要马虎。马纳福特提出愿意免费为特朗普工作——他迫切想要得到这份工作——但事实证明当时他已经完全破产了。

他的所作所为可能仅有一种解释:即与特朗普的关系可能被证明极其有利可图。马纳福特不仅可以借此吸引未来的客户,而且还可以通过竞选活动本身从之前那些富有的俄罗斯支持者那里寻求帮助。在接手竞选工作时,马纳福特还欠俄罗斯寡头奥列格·德里帕斯卡,一位与弗拉基米尔普京总统关系密切的铝业巨头高达1,900万美元的债务。德里帕斯卡现在已经成为美国的制裁对象,此前曾与马拉福特保持着高达1,000万美元的年度合同额。

像其他俄罗斯寡头一样,德里帕斯卡决不会友善地对待那些令他不悦者。马纳福特曾向一名乌克兰员工发送电子邮件:“我们怎样利用[这一机会]来实现整个计划?”马纳福特还主动提出要像德里帕斯卡汇报特朗普的竞选状况。

马纳福特在竞选团队中的任务是帮助特朗普锁定提名并负责管理共和党大会,以确保特朗普的胜利成为正式结果。正在调查的一个问题是特朗普竞选团队在确保共和党纲领不包含支持对乌克兰的武器供应条款方面所发挥的作用——对乌军售得到主流共和党人的支持,但俄罗斯当然是反对的。

2016年8月马纳福特被迫退出特朗普竞选团队。此刻他与特朗普的关系已不再紧密(就像特朗普绝大多数非家庭关系最终会变成的那样),内部混乱导致民调结果对特朗普不利,而媒体报导则指出亲俄罗斯的乌克兰人为他提供帐外捐助。

虽然马纳福特的审判——他所面临的两项指控中的第一项——并未直接涉及特朗普(至少到目前为止情况仍然如此),但人们普遍认为这是刺激特朗普的因素,导致特朗普最近的表现甚至比以往更加颠倒。这让特朗普感到穆勒正逐步靠近他。穆勒有关特朗普企图阻止调查的一份报告将很快发布——比美国预定于11月举行的中期选举要提前很多。(穆勒想避免造成任何像前联邦调查局局长詹姆斯·科米那样的政治干预印象,外界普遍认为科米严重损害了2016年希拉里·克林顿的总统竞选活动)。

正常情况下,美国政客会因为聘用像马纳福特这样的争议人物而陷入到困境当中。正持续发酵的特朗普-俄罗斯丑闻跻身美国最著名的丑闻行列——包括20世纪20年代的蒂波特山丑闻、21世纪初能源巨头安然的垮台,以及最近伯纳德·麦道夫爆出的华尔街旁氏骗局——而且这起丑闻因为事涉敌对国家而显得威胁性更大。

但目前的状况是不正常的。到目前为止,特朗普谈及此事时似乎几乎从未见过马纳福特。但随着马纳福特案的展开,特朗普几乎可以肯定会改变说法。

http://prosyn.org/i1t9375/zh;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