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9c3680446f86f380e87c828_ve798c.jpg Chris Van Es

经济理论上的百花齐放

布达佩斯——

近期爆发的经济和金融危机使得我们对经济学有了更深层次的反思,许多固有的理论模式遭到挑战。如果科学是用来预测未来的话,经济学并没有预测到本次危机的来临,这就更加引发我们的思考。

其实,经济学的流派远远比我们知道的要多。今年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两位学者就是很好的例子。经济学派生出很多的思想,其中的一些派别就认为市场谈不上有效或是稳定,或者说,绝大多数经济学家使用的竞争平衡的标准模型不能很好地解释我们的经济和社会现象。

例如,行为经济学强调市场的参与者常常表现出非理性的行为。同样,现代信息经济学告诉我们即便市场竞争是充分的,如果信息不充分或是说不对称(一些人掌握其他人不知道的信息,就像在本次经济大崩盘时所发生的那样。)——这种现象也是屡见不鲜。

在这种情况下,市场也不可能有效率。一系列的研究还表明,即便使用所谓“理性的预期”模型的经济学派也承认市场有可能不稳定,价格泡沫仍然会产生。本次危机更加证明投资者远远谈不上是理性的。而我们一向都是认为投资者是理性的(潜在的假设前提就是所有投资者所获得的信息都是一样的),这种认知的错误性在本次危机中暴露无遗。

正如本次危机除了要求加强监管之外,我们也有了新的动力来寻找其他解决思路,以便我们能够更好地了解目前如此复杂的经济系统是如何运行的——找到一种新的策略来防止危机的重演。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Bundle2021_web4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Enjoy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opinions of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including weekly long reads, book reviews, topical collections, and interviews; The Year Ahead annual print magazine; the complete PS archive; and more – for less than $9 a month.

Subscribe Now

一些经济学家提倡大力加强金融监管,他们奉行是完全有效的市场才能保证充分的就业率。值得庆幸的是,其他一些经济学家和社会学者正在探寻另外不同的路径。这些包括代理模式即强调现实环境的复杂性;网络模型,即关注公司之间复杂的相互关系(例如是什么导致大量破产出现);对于长期被忽略的海曼·明斯基 理论的全新认识(在30年前的放松监管之后渐渐地被提及);创新模式,即试图解释增长的活力性等。

更值得欣喜的是,经济学的外延在不断延伸,包括了心理学,政治学和社会学的范畴。从经济学的发展历史来看,我们还有许多未知的领域。对于那些喧嚣一时的金融创新来说,除了创新金融产品的复杂性使得产品不透明,以及对不采取经济救助会产生后果的恐惧之外,此次危机和以往发生的并无两样。

新的思想非常重要,恐怕这要比满足个人私利要重要得多。我们的监管者和官员们代表着各自的政治利益——那些从放松监管和对新金融产品监管无效监管中大大获利的利益团体。不过,我们的监管者和官员们同样缺乏管理的思路,他们需要更为广阔和更有活力的想法来制定新的蓝图。

  这也就是乔治·索罗斯近期在布达佩斯的中欧大学宣布建立一个新经济智库(INET)的初衷。它包括研究资助,研讨会,学术会议和新期刊——一切都是为了鼓励新思想的呈现和繁荣。此举大受欢迎。

INET——从内容和战略上来说——在拥有完全自由的同时,希望得到其他有效资源的支持。从广义上来说,就是为了产生“全新的经济思想”。上个月,索罗斯组织了一个强大的经济学明星阵容,这其中包括经济理论界精英到政策制定人,从左派到右派,从年轻的到年长的,建立学派和反建立学派,大家共同探讨创新的必要性和可行性。

在过去的30年里,我们所建立的理论模式是建立在市场是完美的这个假设前提之上的。这就排斥了一些认为市场不是完美的理论派别——实际上,这也就是市场为什么常常失败的原因所在。

理想化的环境往往不存在。人类认知依然存有缺陷,我们对经济复杂性的理解还不充分,INET的目的就是为了发现新的经济学理论——至少能改进这个使得我们损失惨重的市场不完美性理论。

https://prosyn.org/qAiuhXe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