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教育叙利亚难民儿童

贝鲁特—2014年2月上任黎巴嫩教育和高等教育部长时,我需要面对两项艰巨的挑战。除了改善黎巴嫩公共教育体系的管理和质量外,我还要决定如何处理前所未有的叙利亚难民潮——其中大约有五十万人是儿童。

一个可能性是完全集中精力于为黎巴嫩儿童提供教育——从而保持黎巴嫩长期以来作为中东地区重要的知识中心的地位——并将难民问题外包给国际社会。毕竟,黎巴嫩已经比许多其他国家做出了大得多的贡献,在本地人口和经济饱受压力的情况下接收了超过一百万叙利亚难民。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但是,我认为,只要这些儿童身在黎巴嫩,我们就有责任为他们提供结构化环境(structured environment)中的高质量教育,以使他们在回到叙利亚后具备技能和知识重建国家。我认为,更大的风险是让这些孩子们“闲置”,让他们丧失希望和雄心,或者更糟糕地,迫使他们沦为童工或被激进思想俘虏。

我的部门与国际社会——特别是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委员会(United Nations High Commission for Refugees)以及欧盟、英国和世界银行等国际出资人——合作发展了我们称之为有教无类计划(Reaching All Children with Education,RACE)的战略。通过这一项目,我们致力于支持所有逃离叙利亚的儿童和年轻人。内战爆发前,叙利亚已经基本实现了全民教育。

尽管存在多次挫折,但在上一个学年中,我们向非黎巴嫩学生开放了1,000家公立学校。我们的很多校园实行轮班制,以此为106,795名叙利亚难民儿童提供学校教育。

明年,我希望能够更进一大步。我的目标是让我国公立学校的叙利亚儿童数量增加一倍,达到200,000人。这是个艰巨的任务,因为目前只有238,000黎巴嫩学生在公立学校上学。因此我组织了多项研究帮助我们制定扩大9月入学规模的战略,并在教育和高等教育部建立了一个项目管理团队,他们的唯一任务是确保我们能够实现这一目标。

但是,最大的挑战是确保必要的资金。去年,在向叙利亚儿童提供教育方面,我们遇到的最大的瓶颈是缺少资源。事实上,尽管需求强劲,但缺少资金制约了我们大幅提高就学率的能力。今年,我的计划是向全世界表明,计划、政策和体系在学年开始前几个月便已就绪——只要能获得融资,随时准备扩大规模。

一个重点是黎巴嫩政府计划出资该战略的一大部分成本。我们估计,在我们的公立学校为难民儿童提供学位每人每年的成本大约为1,800美元;我们需要出资人第一步提供每人363美元,第二步提供每人600美元。

但是,不幸的是,为难民儿童提供教育的成本只是总成本的一个部分。一些叙利亚儿童需要心理-社会和健康支持才能治愈战争导致的创伤。语言困难意味着一些人难以与黎巴嫩同学建立关系或跟上教学进度。我们需要建设新学校。交通设施需要建立起来并得到资金支持。最后——对我来说也是很重要的一点——该计划的设计必须确保黎巴嫩家长不会觉得被迫让孩子离开公立学校,负债让他们接受私立教育。

所有这些挑战都需要钱,因此,随着9月开学的临近,我们希望国际社会能抓紧增加对黎巴嫩的金融支持。叙利亚危机没有任何结束迹象,有可能我们需要为这些儿童提供多年的教育。因此,我呼吁出资人承诺多年的援助计划以使我们能确保学生完成学业。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黎巴嫩无力单独承担这一负担。新学年我们面临1亿美元资金短缺。如果国际社会不增加支持,我们的愿景就无从实现——即使有强大的政治意愿和严格的计划。黎巴嫩常常难以吸引资金,因为它属于中等收入国家,但这一标签具有误导性,因为它没有考虑叙利亚危机之前就存在的严重的结构性弱点,也没有考虑黎巴嫩居民中有很大比例是来自叙利亚、巴勒斯坦、伊拉克的难民,他们生活在赤贫状态。

我希望奥斯陆教育峰会能够明确一点,即帮助饱受脆弱和冲突影响中等收入国家的必要性。我感谢所有从一开始就伸出援手的出资人,但现在我们需要更多的国际支持。今年9月,我们有潜力让近一半的难民儿童在我国公立学校系统入学。若非如此,数十万儿童将流离街头,在棚户区度日,未来无从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