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情移民遭遇

日内瓦——十月数百名非洲移民淹死在意大利兰佩杜萨岛附近水域的悲惨命运登上了国际头条,并罕见地引发了人们对移民危险境遇的同情与思考。但死亡人数之多是这次灾难唯一的特殊之处。对兰佩杜萨岛居民而言,涉及难民和移民的沉船事故其实是家常便饭:短短一周后,又有一艘载有叙利亚和巴勒斯坦难民的船只在岛屿海岸线外倾覆,造成超过30人死亡。

2013年类似悲剧表明上述灾难并不限于欧洲或地中海海岸,但之前的无数次事故其实早就已经证明了这一点。11月,一艘满载移民的船只在美国海岸搁浅导致近30名海地人丧生——这是10月以来加勒比海北部发生的第三起类似事件。沿墨美边境部署的复杂边境控制导致试图穿越偏远沙漠的移民活活饿死在路上。在亚太地区,今年已经有数百名试图偷渡澳大利亚的移民及难民淹死在孟加拉湾。

富裕国家地区陷入到边境控制不仅要满足本国人口需要、而且要承担对偷渡入境者责任的两难局面。这些问题其实早已是老生常谈:国界发明后就有人试图越境,无论是办理正规手续还是偷偷摸摸。无论移民想要寻找经济机会还是躲避暴力或环境灾难,东道国的反应往往是欢迎和谨慎相结合。

收紧边界控制的国家只能鼓励绝望者冒着风险非法越境,成为玩世不恭的走私者和人贩子的利用对象。正像国际移民组织在兰佩杜萨悲剧发生后不久所指出的那样,加强边境控制“从长期看既不会显著影响也不会减少南欧移民的数量。相反,移民却开始探索更加危险的替代路线,从而导致频繁出现海上死亡。”

当然,并不是所有移民都是难民或者需要保护。事实上,同一条船上的移民动机可能截然不同——这就是决策者所说的“混合移民潮”。但因为情况过于复杂,国家往往倾向于以“眼不见、心不烦”的态度来对待不受欢迎的移民流动。国内反移民情绪高涨时尤其如此,特别是在很多地区都陷入到经济衰退之后。

今天各国政府移民控制工作尤其令人担忧的趋势是一意孤行封锁边界,甚至在弄清情况、维护权利或认可贡献之前,就先把移民视为不必要的入侵者。这样也会导致民众不愿帮助弱势群体:有报道称见到地中海私人船只绕开遇险移民船,目的是避免受到欧洲边境巡逻部队的申斥。

The Year Ahead 2019

Featuring commentaries by Joseph Stiglitz, Sri Mulyani Indrawati, Angus Deaton, Célestin Monga, Jean-Claude Juncker, and other leading thinkers. Now available for pre-order.

Learn more

我们必须理解非法移民的绝望。他们从朋友或媒体那里知道等待自己的命运是什么。他们了解其中的风险,也听到过令人不寒而栗的报道。因为入境的可能性越来越小,他们被迫付出巨大代价,把自己交给不法走私分子任其摆布。他们被迫人满为患地挤在摇摇欲坠的船上。为避开边防警察他们只能在夜间航行,但也因此无法得到救援人员的帮助。

同样重要是,政府应当将移民视为不可避免的人类活动。人类通过移民对悲伤、希望和同情有了共同的理解。事实上,这样的理解曾经激发了国际社会最伟大的团结壮举,如签署《1951年难民公约》,规定民众有权跨国寻求庇护。

越来越多人死于运输途中也给人们出了一道难题:随着不断被推向走私贩运网络,移民也被更深地拖入到国际反应的灰色地带当中。比方说欧盟边境警察没有针对遇难移民船明确的搜救规定。各国在这个问题上互有分歧,最近布鲁塞尔的讨论才刚刚开始取得成果。

2014年到来之际,为了避免上演更多悲剧世界需要明确划分责任。国际社会应给予移民和难民更多同情。否则,我们醒来时会时常发现海滩已经变成坟场。

翻译:Xu Binbin

http://prosyn.org/SdzCNNG/zh;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