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反思医药商业模式

苏黎世——世界健康需求正在发生着巨大的改变。人口趋势、不断变化的疾病模式和紧张的公共资源正在给医疗卫生系统造成新的负担。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一样,如果继续以原有模式运营医疗保健行业将无法满足新的需求。这就需要全新商业模式来分散风险、从更广阔的视角看待医疗卫生行业并满足全世界贫困民众的需求。

人口结构改变将为各国长期健康规划带来重大的挑战。到2050年,全世界60岁以上人口的数量将超过 15岁以下儿童。此外,今后二十年内还将有三十亿人进入全球中产阶级行列,从而改变国家面临的健康问题和医疗保健的资金来源。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同时,癌症、心脏疾病、糖尿病等非传染性疾病愈演愈烈,而HIV/艾滋病等曾经的致命疾病因为已经可以得到治疗而成为新的慢性病。

即使在黄金时期适应这样的变化也非常困难。但停滞不前的全球经济正将医疗保健预算推向崩溃的边缘。政府、保险公司和其他为医疗保健业掏钱的人对性价比的关注度正越来越高。因此,制药公司和决策者都在探索新方法来缓解压力,其中不仅涉及新药研发,还涉及对行业运营方式的重新思考。

比方说我公司就已经试验了三种商业模式并取得了令人鼓舞的成果。其中一种涉及到风险分担机制,只有治疗见效的患者才需要支付药品费用。反之制药公司将接受退款。我们已经在德国执行了风险分担计划,与两家重要支付主体就治疗骨质疏松药物密固达的定价进行了合作。如果患者治疗后发生骨折(这显示该药没起作用),那么诺华公司需要将收取的款项退还给患者。

付费方从这一体制中受益,因为风险分担最大限度地降低了失败的成本。制药企业同样也是赢家,因为有效保障增强了公众对其产品的信心。

但风险分担模式亦有其局限性。有些付费方发现这项制度尤其在确定治疗是否成功时显得过于复杂,而且他们要等太长时间才能拿到退款。尽管如此,风险分担仍不失为一个制定公平有效商业模式的不错起点——这一模式可以随着时间推移逐步得到细化或简化。

第二种商业模式让患者、付费方和医疗专业人士合作建立补充治疗特定疾病的医疗计划。以巴西为例,我们的Vale Mais Saúde医疗计划利用这种方法来治疗慢性阻塞性肺病(COPD),有预测认为这种潜在的致命肺病到2030年可能成为世界第三大杀���。

除提供改善慢性肺阻塞患者肺功能的日常治疗外,该计划还针对所有症状提供一揽子治疗。患者能够以折扣价得到流感疫苗、接受尼古丁替代疗法、报名听取肺部康复课程并获得上门健康信息服务。这些干预措施能够缓解症状,防止其他疾病导致症状加剧,并帮助患者延续正常的日常活动。

但最需要全新商业模式的恰恰是医疗保健制度最落后、基础设施也最薄弱的贫困国家。过去,企业慈善在这方面做过一些有益的尝试,但这种方法既不可持续也很难推广。如果公司要想取得显著变化,他们必须找到长期适应现有医疗保健制度的方法。

一种方法是通过社会企业。比方说,我们的Arogya Parivar(即“健康家庭”)计划服务于数百万最贫困的印度民众。这项计划的基石是宣传、接受性、有效性和适应性。

Arogya Parivar计划通过开展农村疾病预防治疗教育培训培养公众健康意识,仅2012年一年就为250万农村居民提供了帮助。该计划通过下属90家医疗分销商网络覆盖超过45,000名当地医生,确保为28,000家印度最偏远的药房提供药物。为保证普通百姓,尤其是工薪阶层能买得起药,我们出售小包装非处方药物。这项计划也相当灵活,根据印度不同群体的健康和文化需求来调整药品、包装和培训内容。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这三个例子表明通过创新思维,我们能够满足全球不断变化的健康需求。制药企业都在竭尽全力,但他们需要帮助。最重要的是,政府、支付公司和医生必须同心协力,试验、支持并推广性价比最高的优秀理念。这样我们才能改善全民健康状况,不管他们在哪里生活,也不管他们是穷是富。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