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人造停滞

纽约—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不久,我警告说除非采取正确的政策,否则将会出现日本式问题——多年的经济增长缓慢和收入近乎停滞。尽管大西洋两岸的领导人纷纷表示已经吸取了日本的教训,但他们仍在积极地重复相同的错误。如今,甚至前美国高级官员、经济学家萨默斯(Larry Summers)也在警告长期停滞。

我在五年前所提出的的基本要点是,从根本上说,美国经济在危机之前便已出现问题:它只是一个被宽松的监管和低利率资产价格泡沫,经济只是看起来强健。在表面之下,诸多问题正在发酵:不平等性日益增加、结构性改革(从基于制造业的经济转向服务业并适应全球比较优势的变化)的需要得不到满足、持续的全球失衡;以及金融系统更习惯于投机而不是创造就业岗位、提高生产率和利用盈余实现社会回报最大化的投资。

决策者对危机的反应并没有纠正这些问题;更糟糕的是,反而加剧了其中一些问题并创造了新的问题——不仅美国是如此。结果是随着GDP暴降影响了政府岁入,许多国家负债水平增加。此外,公共和私人部门的投资不足让一代年轻人在应该打磨技能、提高生产率的时期荒废并日益疏远着。

在大西洋两岸,今年GDP增长有望大大快于2013年。但是,在采取紧缩政策领导人开香槟庆祝之前,他们应该考察一下我们的现状并看看这些政策所导致的几乎不可挽回的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