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欧洲银行应该买美国

美国剑桥—欧洲央行需要进一步宽松货币政策。泛欧元区通胀(0.8%)低于“近2%”的目标,大部分国家的失业率也依然高企。在当前环境下,外围国很难让成本降至具有所需的国际竞争力的水平。如果欧元区整体通胀低于1%,则外围国必将遭遇痛苦的通缩。

问题在于,在短期利率已经接近于零的情况下,欧洲央行该如何放松货币政策,欧洲的大部分观点提出应该步美联储和日本银行的后尘采取量化宽松(QE)。这意味着购买成员国政府债券以扩大货币供给,即实现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2012年8月在欧元区未来不确定性日增背景下提出(但从未真正动用过)的“直接货币交易”机制。

但QE会给欧洲央行带来美联储和其他央行不会面临的问题。欧元区没有集中发行和交易的欧元债券可供欧洲央行购买。(并且这种债券何时能成为现实还是未知数。)如若购买成员国债券,欧洲央行就相当于间接肯定或否定了个别国家的信用。

这一方案在欧元区债权国并不受支持。在德国,欧洲央行购买希腊和其他外围国发行的债券的操作被广泛认为是向放纵政府提供货币融资,违反了欧洲央行据以建立的条约。德国宪法法院认为,直接货币交易超越了欧洲央行的权限范围,尽管它暂时地把这个烫手的政治山芋抛给了欧洲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