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加强欧洲有限的实力

巴黎——上周末欧洲议会的选举结果既令人费解也让人震惊。没有哪一种理论可以解释为什么会产生各式结果。

在2008年来欧盟政策一直饱受争议的德国,竞选活动并不出人意料。但在财政援助和欧洲央行应对危机举措都未引起分歧的法国,反欧盟的主题却非常显著。

无论是以GDP增长为首的经济变量还是以失业为代表的社会变量都无法解释意大利为什么会集体投票给首相马蒂奥·伦兹的中间偏左民主党,而法国却青睐马琳·勒庞为首的极右翼国民阵线。

在顺差国家中,事实证明欧盟怀疑论者在奥地利势力强大而在德国并不受认可。危机国家希腊求助于亚历克西斯·齐普拉斯的极左翼激进联盟,同时之前占主导地位的新民主和泛希社运党联袂获得了不到三分之一的民众选票。而葡萄牙传统政党的主导地位并未受到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