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欧盟正发生聚变吗?

被欧盟接纳的前景成为东欧各国实现财政平衡的强大动力-这一过程与欧元开始流通时西欧诸国的反应颇为相似。然而,在这两个进程中,相关国家在起初的财政改善之后,都明显地表现出政治"疲惫"的迹象:在欧元区, 《稳定协议》发生了聚变;在整个东欧,财政预算赤字开始上升。

在捷克共和国,去年的预算赤字攀升至GDP的13%,比1999年增加了3倍。虽然这其中包含了一笔一次性的银行重组成本,但今年的赤字仍会占GDP的6%以上。在波兰,财政赤字也从2001年的2.9%上升到占GDP的近6%。在匈牙利,预算赤字也在2001年达到占GDP的4%之后开始新一轮的攀升。马耳他的预算赤字也占到了GDP的近10%,比2001年上涨了4个百分点。只有巴尔干地区各国似乎还能维持合理的财政政策。

从许多方面看,这一现象不足为奇:一旦政治家们不用再面对欧盟进步的年度报告-及排他主义的威胁-财政放宽的成本也就不再那么高昂了。同时,欧元区的大国们(法国和德国)也自顾不暇,无法对他国的财政政策指手画脚,因而对欧盟各国财政政策的国际性约束也不复存在。的确,在一个国家加入 欧盟以后,这些约束实际上就成了摆设。而要将其作为一种行政规范施加于潜在的新成员国也并非易事。

或许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民众对曾引领这些国家加入欧盟的各国政府在政治上的对抗性反应。现今的情况与欧元开始流通时西欧的情况又一次惊人的相似。罗马诺•普罗迪政府在力排众议将意大利领入欧洲货币联盟的3个月之后倒台了。捷克共和国、波兰和匈牙利自加入欧盟之后都不约而同地经历了政府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