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让所有人联网

牛津——过去10年来,新增网络用户数达原有用户数的3倍。但尽管绝大多数世界人口仍未实现联网,但互联网扩张的步伐却在近几年急剧放缓。网络革命的动力是否正在消退?

从2005到2008年,联网用户数复合年增长率高达15.1%,联网用户数也因此达到约27亿。但麦肯锡全球研究院最新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2010-2013年增长率滑落至 10.4%。鉴于联网巨大的经济效益,想方设法为世界剩余的四十亿人口提供联网接入服务应该引起我们的高度重视。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当然,要想实现目标谈何容易。在34亿未联网人口中,约四分之三都生活在20个国家。2012年,未联网人口的64%生活在仅有24%网络用户的农村,其中约半数处于各自国家的贫困线和平均收入以下。约18%未联网人口年龄超过54岁,而在线人口中年龄超过54岁的仅有7%,另外有28%的人是文盲,而网民的识字率接近100%。最后,在联网人口中仅占42%的女性却在未联网人口中占到52%的份额。

上述群体面临着尤其严重的联网障碍,包括基础设施不足,移动网络覆盖范围狭窄和供电中断。事实上,有11-28亿人无法借助移动网络上网,因为他们所在地区缺少充足的网络覆盖。

另外一个障碍是负担能力:上网超过了很多低收入群体的承受范围。除要解决竞争不充分、监管不力、对联网设备和服务计划征收高额税费等各项问题外,还必须解决为偏远地区提供高性价比接入服务的根本性挑战。在非洲和亚太地区的十个国家,固定宽带价格甚至超过人均GDP。

用户能力是互联网应用的第三大障碍。未联网居民文盲比例高往往意味着他们不仅不能读写,而且无法运用数字技术。估计印度未联网人口中文盲约为43%。

如果没有配备将文字转化为语音及语音识别等用户界面,不具备基本语文能力的人要想接触网络内容难度可想而知。相关地方话内容的欠缺也有可能限制使用面。

更有甚者,对互联网的误解——比方说将其视为富人的专属品或者安全隐患——意味着很多人即使有能力承担联网费用,但仍不愿使用网络。在众多新兴经济体中,对系统的不信任导致人们对网上业务持抵制态度。

互联网应用的最后障碍是缺乏激励机制。 牛津大学互联网研究所针对东非宽带的研究表明,很多穷人对网络可能知之甚少,也没有人为其提供联网服务。鉴于为上述潜在客户定制内容需要付出高额成本,网络服务供应商不太可能在没有政府支持或高额利润等明确刺激因��的情况下为他们提供服务。广告商也对这样的市场不感兴趣。

麦肯锡已研发出全新互联网壁垒指数排名,针对25个发达及发展中国家面对上述问题的表现进行评估。排名前五位的国家分别是美国、德国、韩国、日本和西班牙。排名垫底的分别是尼日利亚、巴基斯坦、孟加拉,坦桑尼亚和埃塞俄比亚。

世界近半数的未联网人口生活在克服四大障碍有显著困难的十个国家。在麦肯锡指数排名垫底的五国,2013年平均互联网普及率仅为15%。占据未联网人口主体的是低识字率的农村年轻人。

埃及、印度、印尼、菲律宾和泰国等其他五国在各领域都面临中高壁垒,尤其当涉及到基础设施和激励机制。上述国家未联网人口超过14亿,2013年平均互联网普及率为19%。还有11亿人生活在单一障碍占主导地位的国家——特别是对网络缺乏认识、购买力弱或数字文化水平低。

找出影响国家和地区的特定障碍有助于制定有效的解决方案——尤其因为某些障碍(如对网络缺乏认识)比基础设施等其他障碍解决起来成本低得多。这也是制定互联网障碍指数的目的。通过确定互联网应用的主要社会、政治和经济障碍,该指数有助于提高政府、网络和服务提供商工作的针对性和效率。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化解进一步拓展网络应用的严峻挑战是我们的当务之急。各国可以借此创造可观的经济增长潜力。许多国家已经在一定程度上对此有所认识,制定了雄心勃勃的移动网络覆盖、宽带基础设施和公共Wi-Fi接入计划。但仅有基础设施投资依然不够。只有拥有决策者坚定支持的目标明确的全国性战略才能再带来10亿网络用户。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