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印度被审查者的反击

新德里—现在你去看印度电影,尽管配乐精美,服饰华丽,但内容却空洞无物。原因很简单:电影业在严格的审查制度下苟延残喘。这与印度的民主传统背道而驰——必须阻止。

审查在印度拥有特殊地位。对于新闻媒体,不管是纸媒还是广播,审查都是绝对不可接受甚至不可想象的。但是,高产的印度电影业的每一部出品影片都要经过中央电影授权委员会(Central Board of Film Certification)的审核和批准,该委员会有权要求电影在公映前进行剪辑或更改语言。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这一自由裁量权属于精英主义。几十年前,所谓的印度公共道德捍卫者认为,受过教育、获得良好品味、可以读报纸的人能够应对报纸的内容,但寻找消遣的普罗大众必须进行保护,以免他们收到“错误”的娱乐种类的毒害。

诚然,暴力常常通过审查。但性就是另一个故事。都市小报上常常出现裸体照片从而撩动资产阶级,但城市本位的审查者却要确保农民不在电影频幕上看到女人赤裸的胸脯。直到最近,宝莱坞影片中连接吻镜头都不许有;相反,当一男一女彼此越靠越近时,镜头便切换为两只鸟互啄或两朵花共同绽放。

其他被认为是印度文化的威胁的东西包括粗口、同性恋题材以及非传统观点,特别是在社会和政治敏感话题上。我们在报纸评论版上习以为常的情绪,基本上不可能出现在宝莱坞影片中。

即使是电视娱乐节目也要受到不适用于新闻的规则的约束。比如,时尚秀必须进行严格审核,以确保不会有触及印度文化卫道士敏感神经的另类服饰。时尚频道因为播放衣着暴露的模特的镜头而被禁播。

印度电影业长期在一言堂式的审查者的压力下痛不欲生。但情况从未向现任首席审查官帕拉伊·尼哈拉尼(Pahlaj Nihalani)治下那么严重。

尼哈拉尼领导下的审查委员会对于道德监督严格到什么程度呢?007系列电影《幽灵党》的吻戏被认为太长(因此被剪掉)。超级英雄片《死侍》的床戏命运亦然。尼哈拉尼甚至宣称接吻时间太长“表示你想在家开门做爱,并且向人们直播怎么做。”不消说,这一评论令人哭笑不得。

同性恋题材也被尼哈拉尼所拒绝,描写一位同性恋教授遭遇迫害的影片《阿里加尔》(Aligarh)被评为“A”级,即仅限成年人观看,尽管它并没有裸戏和床戏。委员会要求另一部影片删除“女同性恋”一词。

上个月,尼哈拉尼的文化恐怖统治达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审核委员会要求耗费巨资的宝莱坞影片《飞翔的旁遮普》(Udta Punjab)剪掉72处镜头。《飞翔的旁遮普》讲述了一个坚忍不拔的故事,背景是同名的印度西北部邦无处不在的毒品文化。看起来,这一决定完全是政治性的。

旁遮普由印度执政党印度人民党联合强大的地区政党锡克教的阿卡利党(Shiromani Akali Dal)控制,两个政党都对影片对它们所治理的邦的描述感到不满。毫不奇怪,被剪掉的内容大多是强调政府没有遏制——以及一些政客串通“促进”——旁遮普邦普遍存在的滥用毒品的问题的镜头和对话。雪上加霜的是,审查者还要求制片方删除所有94处提及旁遮普的内容,包括标题。

 “所有的人物都是负面的,”据信尼哈拉尼如是说。但当他宣称该片将“危害全社会”时,他真正的意思是它会危害印度人民党及其盟友。(尼哈拉尼为印度人民党任命的官员,曾经为总理莫迪制作竞选视频。)删减无异于阉割电影这一事实——好比伍迪·艾伦(Woody Allen)被迫把“巴塞罗那”从《午夜巴塞罗那》(Vicky Cristina Barcelona)中删除——显然不是重点。

但尼哈拉尼没有考虑到《飞翔的旁遮普》的制片人是宝莱坞前卫艺术教父、富有战斗精神的阿努拉格·卡施亚普(Anurag Kashyap)。卡施亚普在Twitter上发动了对尼哈拉尼的攻击,称他是“独裁者”和“政治寡头”——而这只是开始。“我一直想知道,生活在朝鲜是什么感觉,”卡施亚普发tweet说。“现在我都不需要赶飞机就知道了。”

卡施亚普在线下也进行了抵制活动,采取了几乎前所未有的起诉审核委员会的行动——并且胜诉。孟买高等法院裁定该片只需剪掉一个镜头就能上映。该片迅速推进,票房打破了所有印度记录。

卡施亚普的反击也许点燃了已经失望透顶的电影业,整个行业联合起来要求尼哈拉尼下台。就连尼哈拉尼的一位审核委员会委员、电影制片人阿肖克·潘迪特(Ashoke Pandit)也指责他破坏委员会的信誉,甚至威胁要将印度电影业“塔利班化”。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但即便尼哈拉尼下台,审核委员回归老路,印度作为一个现代民主国家,仍将进行完全不民主的限制言论自由的行为,即使只在电影业。一个政府任命的委员会最近建议审核委员会至认定资格(即进行观众评级),只在非常有限的情况下才有权审查内容。该建议应该被采纳(尽管该报告批准审核委员会的完全电影禁令的做法是不可接受的)。

电影审查行为只是殖民地时期遗留物之一,殖民地遗留物的价值观已经被印度人所内部化。印度独立已经将近七十年,印度人必须认识到,我们的民主已足够成熟,可以结束审查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