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ployees mark their attendance through Aadhaar based System Vipin Kumar/Hindustan Times via Getty Images

印度的海量数据泄漏

新德里——印度没有铁矿或者稀土、几乎没有石油,水资源也十分短缺。但印度有人——人口高达13亿而且还在不断增长。这导致印度在被称为“新石油”的数据方面有着非常巨大的潜力。但谁会因此而面临风险,谁又会因为这笔财富而受益?

Exclusive insights. Every week. For less than $1.

Learn More

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无疑喜欢数据搜集工作。自2014年出任总理以来,他充满热忱地领导了一场扩大数字治理的运动,他还不遗余力地赞美数字治理的效率,宣扬其能改变国家。

生物识别设备现在被用于跟踪学生和老师在校以及政府雇员的出勤状况。继2016年他灾难性的废钞计划后,莫迪一直敦促印度民众用数字而非现金来支付哪怕是小额交易的款项。

更雄心勃勃的是,莫迪政府不遗余力地推行向所有国内居民颁发与其生物识别信息相关的“唯一身份证号码”(Aadhaar)的覆盖计划。这项于2009年由前任国大党政府发起计划的主要目标最初是管理政府福利,并清除公共补贴计划的影子受益者,从而防止国家资金被盗用。

当唯一身份证号码推行时,曾招来时任古吉拉特邦首席部长的莫迪的大声反对,莫迪曾信誓旦旦地宣称如果他的印度人民党执政就将取消这项计划。而一旦出任总理,莫迪不仅接受了这项计划,还命令几乎一切琐事都要用到身份证号码。尽管莫迪曾向最高法院保证参与这项计划不会成为强制性要求,但银行账户、入学登记、移动电话合同、旅行记录、收治入院甚至火化证书都需要用到身份证号码。

莫迪的目标远远不限于提高效率。他曾毫不掩饰地宣称数据是“真正的财富”,而获得和掌控数据的人可以实现霸权目标。而政治霸权才是莫迪的目的。他用整整四年时间集中和巩固权力,他所属的人民党控制了29个邦中的22个,并在取得下议院多数后很有可能再次取得上议院多数(上议院由印度各邦议会选出)。

但莫迪大政府、大数据的明确的目标遭遇了诸多障碍。尤其在印度广大农村地区,由于联网服务和电力短缺,旨在验证号码持有者身份的机器常常出现故障。因此,身份证号码计划不仅不能帮助穷人,反而阻止了许多穷人申领公共分配体系的配给物——从而侵犯了穷人的人权。

更糟的是,身份证号码计划就像筛子一样四处漏洞。论坛报一位调查记者曾以区区500卢比(合8美元)就购得了500万个身份证号。在一家政府油气公司的网站上,任何人只要有基本的技术就可以搞到5亿多印度人的姓名、银行信息和身份证号。近1,600万身份证号码遭农业发展部意外泄漏。而南部省份安得拉邦的另外2000万人的详细信息被显示在无组织工人数据库上。

总体而言,身份证号计划对参与者的损害远大于个人信息被错误分享给剑桥分析政治咨询公司的8,700万脸书用户。但面对这样大规模的泄露,莫迪政府的所作所为仅仅是否认、自满和隐瞒情况。

保护数据方面的无能似乎是莫迪的常态。2015年,他邀请支持者通过在手机上下载并安装纳伦德拉·莫迪手机软件“接收来自总理的信息和电邮”。“没有中介、没有媒体、没有官员,没有繁文缛节”,他承诺。该应用安卓量超过500万次。

但这是个花招:莫迪追随者向程序提供的数据——包括其照片、联系人列表、GPS数据以及麦克风和摄像头——都与一家美国公司实现了共享。因为即使在细节说明中也没有提到这一点,所以不要说同意,程序用户根本不知道会发生这种情况。而尽管该应用的隐私政策后来发生了变化,但那家美国公司却保留了以前获得的数据,今天它可以将这些数据用于商业目的,今后会用于何种目的只有鬼才知道。

与数据搜集和保护相关的挑战在今后几年只会愈演愈烈。据估计,全世界90%的数据都在过去两年中产生。印度这一比例可能更高,因为日益普及的4G服务和越来越廉价的上网智能手机近年来已经使数百万人上网——因此提供了海量的个人信息。

印度将成为大数据之地。问题在于它是否也将成为大泄漏之地。迄今为止,该国欠缺强有力的数据隐私和保护法。我本人曾试图在私人议员提案中提出的一份议案一再遭到议会延迟程序的阻挠。为保护那些产生令莫迪如此觊觎的所有数据财富的民众,莫迪必须兑现其“实现政府最小化、执政能力最大化”的竞选承诺。

http://prosyn.org/hQByew5/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