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重振埃及经济

纽波特比奇——埃及草根革命两年后,国内经济陷入到令人忧虑的螺旋下降周期。国内外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将经济增长脱轨、外债负担加重、国际储备缓冲消失的乱象归咎于革命本身。

埃及目前的经济困境不应归咎于革命。但鉴于过去几个月国家经济形势持续恶化,这种想法的出现也可以理解。经济增长乏力、失业泛滥、新增投资大幅下降等让本已困顿的财政、社会和政治条件更加复杂难解。埃及正受到多重恶性循环的威胁。

国内供应中断在引发通胀的同时加剧了预算不堪补贴重负的问题。供应中断导致外部财政疲软及国际储备锐减,只能靠国外特殊存贷款来加以控制。

增长放缓和通胀攀高给埃及弱势群体造成的负担尤其严重。公共安全网络不堪重负,太多穷人无法得到救济。此外,旅游业收入、非正规部门和慈善家庭救济等其他扶助网络也在不断加剧的贫困重压下摇摇欲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