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改革希腊改革

普林斯顿—反紧缩左翼联盟(Syriza)领导的希腊新政府给欧元区带来了一项不曾面临过的挑战:与游离于传统欧洲主流之外的国家官员打交道。从很多方面看,左翼联盟是一个极端政党,其经济政策观点常常被认为强硬偏左;但该党对债务和紧缩的看法被欧洲和美国的许多如假包换的主流经济学家所支持。那么,是什么让左翼联盟变成了非主流?

债务人和债权人之间的一切谈判都或多或少地包括一些虚张声势。但特立独行的希腊财政部长雅尼斯·瓦罗法基斯(Yanis Varoufakis)面对媒体和公众的果断态度表明他准备死磕到底。

你也许会认为,希腊人与“三驾马车”(欧盟委员会、欧洲央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之间的谈判主要是为了达成关于经济形势的一致。但这只是一厢情愿。德国人以及其他较小规模的债权国誓死反对任何紧缩的放松,并坚决要求“结构改革”作为进一步融资的条件。它们认为放松条件不利于经济形势,因为这给了希腊走回恶劣老路的机会。

因此,展现在我们眼前的不是关于经济的理性讨论,而是纯粹的讨价还价。而瓦罗法基斯手里唯一的讨价还价底牌也许是希腊可能退出欧元区(“希腊退出”)的间接威胁。这一威胁只是间接的;大部分下来人不愿意希腊退出,而瓦罗法基斯和总理齐普拉斯最近也终于没有说出这一意图。但是,如果没有威胁,瓦罗法基斯的民主合法性论点极有可能根本入不了柏林、法兰克福和布鲁塞尔的耳朵。左翼联盟将别无选择,只能继续实施希腊人民因为不愿再实施才选它们执政的经济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