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结构改革幻象

雅典—自2009年金融危机爆发以来,希腊债权人对希腊提出的所有经济计划都围绕着一个核心的自负:大胆构思、不折不扣执行的结构改革将带来快速经济复苏。欧盟委员会、欧洲央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计到财政紧缩将导致巨大的收入和就业代价——尽管它们大幅低估了这一代价到底有多大。但它们认为,一拖再拖(并且急需)的亲市场改革能够给希腊经济带来补偿性提振。

任何对全球结构改革——特别是1990年以来拉美和东欧的结构改革——所带来的实际结果的严肃评估都会给这一预期泼上一盆冷水。私有化、去监管化和自由化通常最多只能带来长期增长,短期影响往往是消极的。

并不是政府无法实现快速增长起飞。事实上,这种增长加速在世界范围内相当普遍。但它们伴随着针对性更强的、有选择的消除重要障碍的措施,而不是宽泛的自由化和广义经济改革措施。

结构改革背后的理论很简单:让经济开放竞争能增进资源配置效率。开放受监管行业——比如制药、公证和出租车——效率低下的供给者将被生产率更高的企业挤出。国有企业私有化,新管理层将让生产变得更加合理(并裁掉所有依靠政治裙带关系获得工作的多余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