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

别有用心的欧洲希腊私有化计划

雅典—7月22日,欧元区领导人峰会向希腊总理齐普拉斯宣布了投降条件。因走投无路而惊慌失措的齐普拉斯全盘接受。其中一个条件是处置希腊现有公共资产。

欧元区领导人要求希腊公共资产转移到一个类似于德国资产托管局(Treuhand)的基金中,即类似于柏林墙倒塌后不惜巨大金融代价迅速私有化、给东德国家公共财产造成巨大损失和灾难性失业的甩卖机构。

希腊资产托管局将位于——等着瞧吧——卢森堡,并将由德国财政部长朔伊布勒(Wolfgang Schäuble,该方案的起草者)监督下的委员会负责。该基金将在三年内完成资产甩卖。但是,原版的德国资产托管局带来了西德的巨额基础设施投资和大规模西德向东德的社会转移支付,而希腊不会获得任何相应的好处。

在我之后担任希腊财政部长的萨卡洛托斯(Euclid Tsakalotos)竭尽全力降低希腊资产托管局计划的弊端。他设法让该基金设在雅典,并让希腊债权人(所谓的三驾马车,即欧盟委员会、欧洲央行和IMF)做出重要让步——将甩卖过程延长到30年而不是三年。这一点至关重要,因为它让希腊能够持有低估资产以待价格从衰退导致的当前低位有所恢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