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少数民族聚居区的身份

巴黎—一次,当我到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Amartya Sen所住的饭店去接他时,接待员问我是不是他的司机。一阵犹豫后,我点头说是。在我那天众多的身份中,司机的身份显然最符合她的看法。

这种多重身份的感觉正是Sen本人在他的著作《身份和暴力》顽皮地宣扬的:“同一个人可以是,比如说,一个英国公民,出生于马来西亚,有着中国人的种族特征,一个股票经纪人,一个非素食主义者,一个气喘病患者,一个通晓几种语言的人,一个参加健身运动的人,一个诗人,一个反对堕胎者,一个占星学家,以及一个相信是上帝创造了达尔文以便测试轻信者的人。

只有少得可怜的一些内省展示了我们在回答“我是谁”这个问题上的困难,这个问题源于我们在区别我们众多的身份和理解它们的架构时所面临的复杂性。我是谁,以及为什么我要接受人们把我以及我的身份的丰富性降格到只有其中的一个方面呢?

然而这种降格的背后是当今盛行的一种观念,即多元文化。根据这种观念,我们的某种身份必然盖过所有其他身份,作为把社会分化成各不相同的团体的首要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