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什么在阻挡性别平等?

伯克利—一年前,联合国开始实施17个可持续发展目标(SDG),其中之一是到2030年实现真正的性别平等。

赋权妇女和女孩在道德上正确,在经济上明智。一些最新研究确认,如果在经济机会和结果上存在普遍而严重的性别差距,其经济和人类发展代价是巨大的。

 1972 Hoover Dam

Trump and the End of the West?

As the US president-elect fills his administration, the direction of American policy is coming into focus. Project Syndicate contributors interpret what’s on the horizon.

一份由联合国秘书长高规格委员会组织、我们执笔的最新报告指出了政府、企业、非政府组织和多边发展机构可以采取什么措施弥合这些差距,加快实现SDG的首要目标——包容性经济增长。报告发现,一国性别平等程度的提高伴随着更好的教育和卫生、更高的人均收入、更快更包容的经济增长,以及更强的国际竞争力。

一份受到广泛引用的麦肯锡全球研究所(MGI)研究发现,到2025年,弥合劳动力参与率、兼职与全职工作,以及工作报酬等方面的性别差距可以让全球GDP增加12—25%。其他研究使用不同的方法也发现了类似预期收益,特别是在日本、韩国和德国等低生育率国家以及女性劳动力参与率较低的国家(如波斯湾国家)。

性别平等还能带来巨大的经济收益,因为妇女对价值链的每个部分都做出着卓越贡献。联合国报告发现,公司如果追求雇用、薪酬和领导力(包括吸引、动员和保留有才能的员工的能力)等方面的性别平等,并采用更加多元化的团队解决复杂问题,将得到巨大的好处。不少新研究发现最高领导层董事会中妇女数量较多的公司财务回报也越高。

business case for gender equality

放眼全球,如今有超过90%的女孩可以完成小学教育,在大部分地区,大学毕业生的妇女数量也多于男性。但是,尽管取得了这些进步,各行各业仍然存在巨大的性别差距——不管是带薪还是不带薪工作、正式还是非正式就业、公共还是私人岗位、农业还是企业部门。

全球而言,只有50%十五岁及以上妇女从事带薪工作,而男性高达75%。与此同时,妇女从事不带薪工作的时间是男性的三倍。即使女性能得到薪酬,她们的岗位也往往带有性别刻板印象痕迹,工资相对较低,工作条件相对较差,职业发展机会相对有限。

即使妇女从事与男性同样或价值等价的岗位,平均而言她们的薪酬也比男性更少(尽管薪酬差距大小在世界各地大相径庭)。妇女在企业界和政府界领导层中都难觅踪影。此外,与男性拥有的企业相比,女性拥有的企业往往更小,雇员人数更少,更集中于盈利和增长机会有限的行业。

联合国报告发现有四个相互作用的主要因素阻止了各行各业、各个发展水平上的性别平等:不利的社会规范、歧视性法律和法律保护不力、无薪家政和看护工作中的性别差距,以及获得数字、金融和产权资产机会的不平等。

gaps women employment opportunities

社会规范通过多种方式决定妇女的经济成就:它们影响妇女决定追求哪些就业和教育机会;它们影响无薪家政工作在家庭中的分配以及护士和教师等带薪看护活动的工资;它们反映并强化歧视性性别刻板印象以及限制妇女薪酬和升值前景的隐性偏见

在许多国家,不利的社会规范还写入法律,限制妇女的职业选择和获得护照、外出旅行、开办企业、拥有或继承产权的能力。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一项最新分析发现,这类法律歧视与妇女教育成就较低、薪酬性别差距扩大、女性拥有企业较少等现象息息相关。此外,据世界银行,103个国家没有雇用性别歧视的法律义务,101个国家不要求正式部门做到同等价值的工作获得同等报酬水平。

数亿妇女从事着非正式工作,得不到任何社会和劳动权利保护(不管是在法律上还是在实践中)。比如,在印度,大约1.2亿妇女(占带薪妇女劳动力的95%)从事非正式工作,墨西哥也有1,200万妇女(大约占妇女就业量的60%)。从事非正式工作的人常常没有力量要求更好的工作场所或报酬,妇女尤其如此,并且她们还要面对性骚扰、暴力和生育权限制。

无薪工作和看护中的巨大的性别差距是妇女经济机会受到抑制的主要原因。妇女的家政工作和看护责任体现在规模庞大的“母亲薪酬惩罚”(motherhood pay penalty)中。放眼全球,带着尚未独立的子女的母亲平均而言收入要少于没有未独立子女的妇女,也要少于具备类似家庭和就业特征的父亲。事实上,有证据表明存在“父亲薪酬溢价”(fatherhood pay premium)——男性工资与他有几个子女呈现出正相关关系。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减少和重新分配无薪看护责任所需要的时间需要私人和公共部门的投入——在基础设施、平价看护服务、早教、育儿假、家庭友好型工作场所等方面。这些投资不但对个体和家庭有利,也对企业和整体经济有利,因为它们增加了妇女劳动力参与率和生产率,创造了看护服务的带薪职位,并改善了儿童的学校表现,提升了他们的未来教育成就和生产率。

联合国报告根据来自全世界的证据,为消除妇女经济机会约束提供了大量被证明的和可能的措施。在今年的世界银行和IMF年会上,世界领导人试图找出刺激更快、更包容的增长的政策。把推动性别平等作为重中之重将大有裨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