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2011五步走

米兰——

金融/经济危机最糟糕的时候似乎已经过去了。2010年资产市场的表现不错。美国和部分欧洲国家恢复了增长。私营部门去杠杆化仍在继续,但被公共部门不断增加的赤字和债务抵消。在旨在“隔离”大规模资本流入的另类政策帮助下,新兴市场增幅回到危机前水平,并且看起来会持续下去。

但新兴市场的持续高增长,有赖于一直吸纳其大部分(虽然在减少)出口的发达经济体不再低迷。缓慢增长可以控制。负增长则不能。

因此,对于新兴经济体来说,发达国家低迷的风险,以及它们恢复政策的超溢效应是主要问题。在美国在内的几个国家中,增长和就业前景开始大幅分化,危及社会凝聚力和经济开放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