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欠缺理性的欧洲

纽约—终于,美国显现出从小布什执政末期爆发的危机中复苏的信号,这场几乎让美国金融系统崩溃的危机波及了全世界。但现在的复苏并不坚挺;充其量只是经济理应取得的成就和经济今天所处的位置之间的差距没有扩大。如果这一差距正在缩小,那么速度也十分缓慢;危机所造成的伤害似乎是长期的。

其实事情可能更加糟糕。放眼大西洋两岸,你甚至连平庸的美国式复苏也难以找到:欧洲经济目前所处的位置与其在不发生危机情况下所应该取得的成就之间的差距在继续扩大。在大部分欧盟国家,人均GDP还不如危机前。失去的五年很快就会变成失去的十年。在冰冷的数据背后,生活每况愈下,梦想遭遇打击,家庭因为年复一年的经济停滞——有的地方则是经济萧条——而被迫拆散(或无法组建)。

欧盟拥有才华横溢、受过良好教育的人民。欧盟成员国拥有强大的法律框架和运转良好的社会。危机前,大部分欧盟成员国的经济也在良好地运转。在一些地方,小时生产率——或其增长率——位列世界最高行列。

但欧洲并不是受害者。诚然,美国经济治理有问题;但是,美国并没有设法让危机的全球震波涌向欧洲,没有。欧盟的问题是自己造成的,来自前所未有的持续经济决策失当,而首先就是欧元的创立。尽管创立欧元的初衷是统一欧洲,但最终欧元却在分裂欧洲;而在缺乏建立单一货币运转所需要的机构的意愿的情况下,欧元所造成的伤害也无从消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