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

伊斯兰面目的欧洲政治?

伦敦—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扬言要禁止穆斯林进入美国,这引起了我的两位青年朋友的对话:“如果要在穆斯林移民和捍卫自由道德观之间作虎选择,”我问,“你会选哪个?”他们均否认了问题的前提。移民本身,他们认为,也许存在反动道德,但他们的孩子们生长在今天的英国、美国或欧洲大陆,会与父辈大不相同。但果真如此吗?

我的问题的重点不是伊斯兰恐怖主义,即特朗普爆发的表面目标,而是大规模穆斯林移民给我的青年朋友(以及大部分受过教育的欧洲人)视为理所当然的道德观所造成的威胁。暂且把恐怖主义放在一边,如果伊斯兰教日益对英国法律和政治形成越来越大的影响,他们难道不会担忧吗?

这可不是假设的可能性。2010年欧洲穆斯林人口,为4,410万,或总人口的6%。2011年英国穆斯林人口为270万(总人口的4.8%),而2001年只有160万。从当前移民趋势以及更重要的穆斯林高于平均值的生育率(每户人家有三个孩子,英国平均水平为1.8个),穆斯林占英国人口比重在未来几十年中必然会不断增加。

大量欧洲地区都面临着同样的人口趋势。当然,人口学不属于精确科学:很大程度上要取决于关于年龄结构、生活水平、不平等性等因素的假设,而穆斯林生育率迟早会向全国平均水平靠拢。但那时穆斯林人口已有快速增长——可能占英国总人口的10—20%。这一变化有什么后果是一个有趣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