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US flag hangs on a tree ROBYN BECK/AFP/Getty Images

安息吧,自由世界秩序

新德里—法国哲学家、作家伏尔泰揶揄道,在运转了近一千后,衰颓的神圣罗马帝国既不神圣,也不罗马,更不是帝国。如今,两个半世纪过去了,用伏尔泰的话说,问题变成了:衰颓的自由世界秩序既不自由,也不具有世界性,更谈不上秩序。

Exclusive insights. Every week. For less than $1.

Learn More

二战爆发后,美国在英国和其他国家的紧密合作下,建立了自由世界秩序。其目标是绝不容许30年内导致两场世界大战的条件再度发生。

在这方面,民主国家致力于建立一套自由的国际体系,其中的自由是指它以法治和尊重各国主权和领土完整为基础。人权受到保护。所有这些都适用于全世界;与此同时,所有自愿的参与者都可以参与其中,促进和平(联合国)、经济发展(世界银行)以及贸易和投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以及日后的世界贸易组织)的机构纷纷建立起来。

所有这些背后的支撑是美国的经济和军事实力、遍布欧洲和亚洲的盟国网络,以及能够威慑侵略的核武器。因此,自由世界秩序的基础不仅仅是民主国家的理想,也包括硬实力。所有这些都是绝不自由的苏联所不具备的,它所持有的概念在根本上有别于构成欧洲和世界秩序的概念。

随着冷战的结束和苏联解体,自由世界秩序看上去牢不可破。但在四分之一个世纪后的今天,它的未来疑问重重。事实上,它的三个要素——自由主义。普世性以及保护秩序本身——都正在受到其70年历史上前所未见的挑战。

自由主义节节退缩。民主国家感受到日益兴盛的民粹主义的影响。政治极端党派在欧洲突飞猛进。英国退出欧盟的投票结果表明精英影响力的消退。甚至美国也发生了前所未有的总统攻击本国媒体、法院和执法机构的现象。极权主义制度,包括中国、俄罗斯和土耳其等蠢蠢欲动。匈牙利和波兰等国家变得不再关注年轻的民主体制的命运。

用整个世界的角度看待问题变得日益困难。特点各不相同的地区秩序——或者说失序,中东就是最好的例子——正在崛起。构建全球框架的尝试节节败退。保护主义日益兴盛;最新一轮全球贸易谈判没有形成任何结果。网络空间治理规则莫衷一是。

与此同时,大国对峙卷土重来。俄罗斯用武力改变欧洲边境,违反了国际关系最基本的准则;它还视图影响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这侵犯了美国的主权。朝鲜对反对核武器扩散的国际共识不屑一顾。面对叙利亚和也门的人道主义灾难,世界袖手旁观,面对使用化学武器的叙利亚政府,联合国和其他国家无动于衷。委内瑞拉正在成为一个失败之国。如今,每一百个世界人口中就有一人沦为难民或在国内流民。

这一切之所以发生、为什么在现在发生,原因有很多。从一定程度上讲,民粹主义的兴起是对收入停滞和就业流失的反应,而造成收入停滞和就业流失的主要是新技术,但人们却归咎于进口和移民。民族主义被越来越多的领导人用来树立权威,特别是在面临困难的经济和政治局面时。全球机构也没有对新的实力平衡和技术做出调整。

但自由世界的弱势最重要的原因还是美国态度的改变。特朗普上台后,美国决定不再加入跨太平洋合作伙伴关系(TPP),并退出巴黎气候协定。它威胁要退出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和伊朗核协议。它以其他国家也可以使用的理由(国际安全)为借口,单方面引入钢铁和铝关税,将世界推向贸易战。它质疑自己对北约和其他盟友关系的承诺。它很少谈及民主或人权。“美国优先”和自由世界秩序似乎互不相容。

我并不是想把单单美国拎出来加以鞭挞。今天的其他主要力量,包括欧盟、俄罗斯、中国和日本等,它们的某些所为和所不为也可以批评。但美国不仅仅是另一个国家。它是自由世界秩序的主要缔造者和主要支撑力量,同时也是主要受益者。

因此,美国决定放弃它扮演了七十多年的角色这是一个转折点。自由世界秩序无法光靠自己存活,因为其他国家或者缺乏利益,或者缺乏手段来维持自由世界秩序。结果是世界将变得更不自由、更不繁荣、更不和平,对美国人和其他国家的人都是如此。

http://prosyn.org/fnW8aJB/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