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通向绿色新政

伦敦—上周在巴黎达成的全球协定其实是上个月所达成的第三项气候协定。第一项协定是11月底以比尔·盖茨、马克·扎克伯格和杰夫·贝佐斯为首的一群亿万富翁宣布成立一个200亿美元的基金支持清洁能源研究。同一天,包括美国、英国、德国、印度、中国和巴西在内的二十国同意将绿色能源投资扩大一倍,总额达到每年200亿美元。

在巴黎之前所宣布的两项协定中,盖茨及其企业家同侪所成立的突破能源联盟(Breakthrough Energy Coalition,BEC)更加引人注目。这并不奇怪,因为在流行的想象中,创新和私人部门关系紧密。如果需要一项科技突破来遏制气候变化,除了硅谷和其他自由市场创新枢纽中的天才,还有谁能够实现它呢?

盖茨本人是第一个承认公众感觉与真相相去甚远的人。“私人部门知道怎么开公司,怎么评估成功的可能,怎么承担引领创新概念并把它们带给全世界的风险,”他在联盟宣言中如是说,“但在当前的商业环境中,具有潜在变革能力的能源系统的早期阶段投资的风险-报酬平衡不可能通过传统天使投资人或风险资本的市场测试。”

自由市场本身无法以足够快的速度开发新的能源资源。报酬仍然过于不确定。一如前几次科技革命,清洁能源的快速进步需要勇气十足的企业家国家(entrepreneurial state)的干预,提供有耐心的长期融资改变私人部门的激励。政府必须做出重大政策选择,不但要实现平等竞争,更要使其向环境可持续性倾斜。然后——惟其如此——私人融资才会跟进。但是,到目前为止,紧缩阻碍了足够的公共融资。我们希望巴黎协定能改变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