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全球增长——依然中国制造

纽黑文—夸大中国减速的焦虑不绝于耳,但中国经济仍然是世界GDP增长的最大贡献者。对于以失速速度蹒跚前行的全球经济而言——如果再来一次大冲击,恐怕就无法避免再次陷入衰退了——这一贡献无比重要。

一组数据说明了这一点。如果2016年中国GDP增长达到6.7%——与政府官方目标一致,略高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最新预测6.6%——则中国将为世界GDP增长贡献1.2个百分点。目前,IMF 预测今年全球增长仅为3.1%,这意味着其中中国的贡献接近39%。

Aleppo

A World Besieged

From Aleppo and North Korea to the European Commission and the Federal Reserve, the global order’s fracture points continue to deepen. Nina Khrushcheva, Stephen Roach, Nasser Saidi, and others assess the most important risks.

如此比重令其他主要经济体汗颜。比如,尽管人们广泛赞扬美国稳步复苏,但其2016年增长率预计只有2.2%——只能为世界总GDP增长贡献0.3个百分点,或者中国贡献幅度的四分之一。

僵化的欧洲经济预计只能给世界增长带来0.2个百分点,日本恐怕连0.1个百分点都达不到。事实上,中国对全球增长的贡献要比所有所谓的发达经济体的贡献之和(0.8个百分点)高出50%。

此外,没有发展中经济体对全球增长的贡献可以与中国相比。印度GDP预计今年将增长7.4%,比中国快0.8个百分点。但中国经济占世界产出的整整18%(以购买力平价衡量),是印度的7.6%的两倍多。这意味着今年印度对全球GDP增长的贡献可能只有0.6个百分点——只有中国预计贡献幅度1.2个百分点的一半。

光广泛地看,预计中国将占所谓的金砖国家(大型发展中经济体集团)总增长的整整73%。印度(7.4%)和南非(0.1%)的贡献将被俄罗斯(-1.2%)和巴西(-3.3%)所抵消。剔除中国的话,2016年金砖国家GDP预计将只有3.2%。

因此,不管你如何剖析,中国仍然是世界主要经济引擎。诚然,中国经济较1980—2011年间平均每年10%的增长已经大幅放缓。但即使在从“旧常态”转为中国领导层所谓的“新常态”后,全球经济增长仍然严重依赖中国。

长期以中国为核心的全球增长动态有三个重要影响。

首先也是最显而易见的是,中国增长的持续减速对于疲软的全球经济的影响要比后者以接近3.6%的趋势增长率增长时的情况大得多。剔除中国的话,2016年世界GDP增长将在1.9%左右——远远低于常常伴随全球衰退的阈值2.5%。

第二个影响与第一个有关,即人们广泛担心的中国经济“硬着陆”将带来灾难性的全球影响。中国GDP增长每下降一个百分点,都将直接拉低近0.2个百分点的世界GDP;若包括对外贸易的溢出效应,总全球增长影响将在0.3个百分点左右。

将中国硬着陆定义为当前6.7%的增长率下降一半,则其直接和间接总影响将是全球总增长下降一个百分点左右。在这个情形中,世界将无法不免又一次大衰退。

最后(更有可能只是我的观点),中国经济成功再平衡也会带来全球影响。如果中国GDP的组成要素继续发生改变,从制造业拉动的出口和投资转变为服务和家庭消费,那么世界将大受裨益。

在这样的环境下,中国内需有可能成为中国主要贸易伙伴出口拉动型增长的重要源泉——当然,一个前提是其他国家能自由开放地进入快速扩张的中国市场。中国成功再平衡的情形有望以新的重要总需求源提振全球需求——这对于停滞的世界来说是一针强心剂。也许我们不应该忽视这一可能,因为全球贸易争论正在受到政治压力。

总而言之,尽管所有的焦点都集中在美国、欧洲和日本身上,但���国仍然是当今疲软的全球经济的王牌。中国硬着陆将是灾难性的,但成功的再平衡将是不折不扣的提振。因此,可以断言,中国才是全球经济前景的决定性因素。

最新月度指标表明,中国经济已经稳定在2016年上半年所报告的6.7%的增长附近,但下半年仍然阻力重重。特别是,私人部门固定资产投资进一步下滑的可能性可能加剧去杠杆、外部需求持续低迷以及房地产周期由盛转衰所带来的压力。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但是,和政策空间严重受限的主要发达经济体不同,中国当局有足够的空间调整以支撑经济活动。与一直在短期周期性压力和长期结构改革之间权衡的主要发达经济体不同,中国完全有能力同时解决这两大挑战。

只要中国领导层能够保持这一多维度政策和改革重点,疲软且依旧脆弱的全球经济就可能受益。世界比任何时候都需要成功的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