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skidelsky2ec88261038e16944c53a2307cf82682 China Photos/Getty Images

中国对合法性的追求

伦敦一目前的自由民主制面临着合法性危机。至少不断地有人这么说。人们不信任由自由派精英组成的政府,而且越来越多的人认为他们提供的民主是一场骗局。从美国和欧洲民粹主义者的成功,以及土耳其、巴西、菲律宾等国政府的威权倾向上我们都可以发现这种情绪。实际上,自由民主制不仅在欧洲、美国的核心地带受到挑战,而且也没能煽动全球追求自由民主的情绪。

民众仍普遍认为民主国家之间不会发生战争。1999年,时任英国首相的托尼·布莱尔在芝加哥发表讲话时断言:“传播我们的价值观会让我们更加安全。”这让一些人想起了弗朗西斯·福山早先预测全球自由民主的胜利就是历史的终结。但随后俄罗斯和中国没有按福山的预言发展,果不其然引发了人们对新冷战的担忧。更具体地说,中国的经济崛起被认为是对西方的挑战。

按照这种理解,只有意识形态相同的国家之间才有可能实现国际权力的和平转移。因此在二十世纪上半叶,英国可以安全地把地位让给美国,而不是德国。用这种观点解读今天局势就会知道,中国对日渐衰落的西方霸权构成了意识形态和地缘政治上的挑战。

然而,这一观点被中国学者相蓝欣强烈质疑。在他引人入胜的新书《中国政治的合法性之路》里,相蓝欣把焦点从西方的统治危机转移到了中国的统治危机上。

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我们熟悉的领域。西方政治学家长期以来都认为宪政民主是唯一稳定的政府形式。因此他们认为中国从布尔什维克主义引进的一党制注定要灭亡,香港目前的抗议预示着中国大陆的未来。

相蓝欣的贡献在于他挑战了西方的传统观点。传统观点认为中国面临着几种选择,要么与西方融合,要么摧毁西方,要么屈服于国内的暴乱。但相蓝欣提出了基于现代化儒家思想的中国特色宪政制度,

Subscribe now
Bundle2020_web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today and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and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相蓝欣热爱中国,但他不是习近平主席的盲目支持者。书中最有趣的就是他探讨了西方如何一贯贬低中国的成就。他向读者展示了17世纪耶稣会在“仪式之争”里努力调和基督教和儒教,却因新教反对任何形式的盲目崇拜而失败了。根据他的描述,通过“德政”以求“共同进化”的和谐之路被启蒙运动永久封闭了,他认为启蒙运动不过是世俗眼里的新教十字军东征。中国没有这种十字军东征的热情,而且很满意自己目前的发展趋势。正如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所说:“.中国就是希望之地,而中国人早就在那里代代繁衍生存了。“

启蒙运动的主要思想被拿来批评中国的“普世主义”。例如,孟德斯鸠的三权分立被故意宣传为“亚洲专制主义”的唯一选择。黑格尔以目的论否定了中国的制度,认为中国没有意识到“精神”发展,注定会停滞萧条(这一观点后来得到了马克思的认同)。亚当·斯密曾说,中国自12世纪以来没有取得任何进步,就是因为制度不自由。

到了19世纪,这些潮流融合成社会达尔文主义发展观,按发展程度为种族排序。这种观点很大程度上受到了西方拥有军事优势的影响。这种高低排序的普遍做法助长了西方对中国居高临下,自以为高人一等的轻蔑。西方经济学家和哲学家认为,中国的治理体系不是对全球人类智慧的贡献,而是中国“落后”的原因之一。他们认为,除了生产瓷器,西方在各个方面都优于中国,不屑于了解中国的文化。

然而这种负面的看法忽视了天命学说下中国长久的稳定。外界误解了这个制度。相蓝欣描述到,外界认为这种制度是“界限定义相当明确的”,是“血统至上的皇室统治”,并且是“由文人士绅管理国家事务的制度”,注定要停滞不前。

相蓝欣认为中国最近的经济崛起只是“恢复”了19世纪西方入侵破坏其和谐体系之前的成功。但已故的安格斯·麦迪森对历史人均GDP的估计表明了中国在西方入侵前就已经济“停滞”了。从1500年到1870年,人均收入一直停滞在600美元,而英国的人均收入翻了两番(从714美元增至3190美元),甚至西班牙的人均收入也翻了一番。

因此,中国的政治稳定和相对和平是以牺牲经济活力为代价的,没有与之协调。另一方面,西方的经济优势恰恰是因为否定了道德、政治、经济的有机统一。而这正是相蓝欣高度重视的。

相蓝欣没有解释清楚儒学如何适应西方世界的秩序。他认为,考虑到“统治阶级精英的道德沦陷,他们积累财富的欲望无边无界,不受法律限制”, 中国领导人自欺欺人地希望马克思主义的言论可以维持其政权合法性。他认为中国“确实需要学习西方民主程序的理念”,以建设可以平复叛乱的民主社会。

最后,相蓝欣希望罗马天主教可以捉住这个历史性机遇,重拾耶稣会调和儒教的劲头。他写道,如果以信奉新教为主流的美国好比是一个新的罗马,那么欧盟可能会以某种方式成为“宗教改革前统一的天主教会,这是他新书里有趣的结论。

https://prosyn.org/Nbc2WFdzh;
  1. guriev24_ Peter KovalevTASS via Getty Images_putin broadcast Peter Kovalev/TASS via Getty Images

    Putin’s Meaningless Coup

    Sergei Guriev

    The message of Vladimir Putin’s call in his recent state-of-the-nation speech for a constitutional overhaul is not that the Russian regime is going to be transformed; it isn’t. Rather, the message is that Putin knows his regime is on the wrong side of history – and he is dead set on keeping it there.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