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中国特色创新

上海—今年,中国增长放缓主宰了全球经济新闻头条——不无道理。除了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之外,中国还是第一大制造国和原材料消费国;因此,任何中国开始疲软的信号对全球经济体来说都是坏消息。但是,关于增长的担忧当然值得关注,但应该把它们放在中国的长期经济轨道上去审视,特别是中国崛起成为全球创新枢纽这一趋势。

作为创新国度的中国没有得到相衬的承认。但是,在未来十年,中国不仅可能成为全球各大公司研究和新产品发布地点,还可能成为影响世界各地竞争的低成本灵活创新的源头。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这一结论是根据麦肯锡全球研究所(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的一项深度研究计划做出的。该计划旨在研究中国在创新方面的地位,其方法是测量创新的真正影响——即商业化概念在真实的世界市场中表现如何。

我们利用一个涵盖占全球GDP三成左右的20,000家上市公司的数据库,研究符合四大创新“原型”——专注客户、效率驱动、基于工程和基于科学——的产业的全球收入。中国的某产业被归为擅长创新,如果中国企业占据该行业全球收入的12%(等于中国GDP占全球GDP的比重)以上的话。

数据表明,中国在符合其中两个原型的产业中构建了强大的优势:专注客户和效率驱动。第一类包括电器和互联网服务与软件等行业,前者中国占行业全球收入的36%,后者占15%。第二类包括太阳能面板行业和纺织业,前者中国占行业全球总收入的51%,后者占20%。

中国公司在专注客户的产业繁荣壮大是因为它们学会了根据中国新兴消费阶级的需要打造产品。中国公司过去专注于设计“足够好”的产品——未必赶得上西方产品的质量,但能节约很多成本——而如今,它们制造价更廉并且物更美的产品。中国市场的巨大规模——由超过1亿的主流消费家庭组成——也有所助益,如此大的市场让公司能够迅速且大规模地将新概念商业化。

在基于效率的产业,中国力量来自其“世界工厂”的角色。中国庞大的制造业生态系统——1.5亿工厂工人、五倍于日本的供应商基础以及现代基础设施——让削减成本、提高质量、缩短上市时间的工艺创新容易实现。中国制造商还在朝价值链的更高端攀升,打造更多的“知识密集型”产品(如通讯设备)、开发灵活的自动化方法将劳动力和机器相结合,在保持灵敏度的同时降低成本。

对于其他创新原型,中国也取得了一些成果。毫无疑问,在基于工程��产业,中国公司已经取得一些成功。事实上,打造足够强大的知识和经验基础实现这一领域的繁荣需要时间,而一些中国产业学习过程非常迅速,这部分是因为政府采取措施方便全球合作伙伴间的技术转移。这方面的例子包括高铁(站全球收入的41%)、风涡轮(20%)和通讯设备(18%)。但大量产业过得并不好。比如,中国汽车业只占全球收入的8%,这主要是拜学习机会有限所赐。

中国在基于科学的创新方面最需要赶超,这方面的产业包括特殊品化工、半导体设计和专利药等。事实上,尽管中国在科技能力方面投资巨大——其每年的研发支出高达2,000亿美元以上,仅次于美国——在这方面尚无任何中国产业能获得全球收入的12%以上。

中国基于科学的产业的一个关键问题是新发现的打磨和商业化需要极长时间。因此各大公司正在开发独特的中国创新法。比如,为了加快需要15年之久的新药上市过程,中国制药公司正在实施工业风格(industrial-style)方法。

在未来十年,中国有机会超越仅仅作为全球科技的吸收者和改造者的角色,成为真正的创新领导者。如果中国获得成功,关于其长期放缓拖累全球增长的担忧将不攻自破。

我们估计,到2025年,中国服务业的创新——该行业生产率远远落后于发达国家——将带来每年5,000亿到14,000亿美元的经济价值。在制造业,中国可以利用其巨大的资源在数字化制造时代独领风骚,该行业的创新每年可以增加4,500—7,800亿美元经济价值。这将是通过提高生产率应对人口老龄化等挑战道路上的巨大进步。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最重要的是,中国崛起成为真正的创新者能够让它成为全球研发枢纽。毕竟,与美国等今天的创新领导者不同,中国可以提供低成本和紧邻巨大(可以说是取之不竭的)市场(包括它自己在内)的便利,便于迅速部署新产品。即使工资有所增加,中国研究者——更不用说其他类型的劳动者了——所获得的报酬也只是发达国家同行的10—20%。

中国拥有巨大的市场、低廉的成本、灵活性和雄心,它可以为全世界创新公司提供前所未有地更快、成本更低地将概念转化为商业产品的机会。随着越来越多的创新公司认识到这一点并将业务迁往中国,所有市场都可能被破坏。而最终,中国创新模式可能成为全球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