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53_ANTHONY WALLACEAFP via Getty Images_chinacoronaviruseconomy Anthony Wallace/AFP via Getty Images

中国与新型冠状病毒的经济斗争

发自北京—发端于中国武汉市的冠状病毒疫情正在国内外蔓延,而中国各级政府都在奋力限制其(现已定名为2019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在人与人之间进一步传播。拥有1100万人口的武汉目前处于封城状态,春节假期过后多个省份也推迟了非必要企业的复工,而居民则逗留在封闭社区内的家中。许多城际和省际交通已经停止,一些地方政府甚至建立了非法检查站以防止运载工业产品和材料的车辆驶入其辖区内的工厂。

很显然,疫情的爆发以及遏制疫情的非常规措施都严重打击了中国经济。至今无人知道当局何时能成功遏制疫情及其最终会对经济造成何种损失。但是中国人民在面对国家紧急状态时再一次表现出了勇气和团结。毋庸置疑,中国必将赢得反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斗争。

当2003年春季爆发的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症(SARS)冲击中国经济时,所有人起初都对其引发的潜在经济影响感到悲观,然而经济在疫情得到遏制后便迅速反弹,并最终在那年实现了10%的增长。但是当前的国内外经济形势较为不利,估计中国就没那么走运了。因此在致命的新型冠状病毒仍然肆虐的情况下,当局必须为最坏的情况做准备。

政策制定者应该以三种方式应对当前的危机:首要措施必须是不惜一切代价遏制疫情。由于市场在紧急状态下无法正常运行,因此国家必须发挥决定性作用,所幸中国的行政机构依然在高效运行。

就目前而言,其中一个最严重的经济障碍就是各地政府在恐慌状态下实施的交通阻断。中央政府一方面要认同地方官员为防止病毒进一步扩散的合理关切,另一方面也必须出手干预以促进人员和物资的顺畅流动,从而最大程度地减少供应链中断状况。

其次政府应制定出协助企业——尤其是中小型服务类企业——度过危机的各项手段。在谨慎行事以免产生过度道德风险的情况下,政府应削减税收,减免各项费用并慷慨地补贴那些遭受重创的企业,还应当研究设立疫情保险基金来让整个社会共同分摊企业在疫情中的损失。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Bundle2020_web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Enjoy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opinions of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including weekly long reads, book reviews, and interviews; The Year Ahead annual print magazine; the complete PS archive; and more – all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Now

此外各商业银行应努力确保不出现流动性短缺现象,包括允许那些陷入困境的企业实施滚动贷款和还款展期。同时政策制定者可能还需要诉诸某些非市场化措施,比如利用针对性贷款和道德规劝来引导金融资源分配,以及放宽某些金融法规。

第三,当局应采取更具扩张性的财政和货币政策,即便这些措施本身并非旨在抵消供给侧冲击的负面影响。中国人民银行应在极限范围内进一步下调利率并向货币市场注入足够流动性。尽管通胀率已经因供应链阻断而有所上升且还可能进一步上涨,但此时收紧宏观经济政策只会适得其反。

同理,尽管政府不大可能在遏制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之前启动大规模基础设施投资,但由于与疫情相关的支出增长和税收减少,总预算赤字仍可能有所增长。但它也不应在控制病毒传播的斗争过程中过于担心预算赤字与GDP的比值是否超过3%。

无疑,与冠状病毒的斗争将耗资巨大,并将扭转中国当局在控制金融风险方面的最新成就。但是目前,与债务,通货膨胀或资产泡沫有关的任何潜在问题都是次要的。一旦局势平静下来,决策者就可以为他们担心。

去年年底,我在中国经济学家中引发了激烈的辩论,认为中国的政策制定者不应让GDP的年增长率降至6%以下,因为对经济放缓的预期是自我实现的。鉴于冠状病毒的爆发,我承认必须重新考虑6%的增长目标。但是,即使该流行病将2020年的经济增长降低了一个百分点,这也可能不会对人们的预期产生负面影响,因为经济放缓将是外部冲击的结果,而不是经济内在的弱点。

中国决策者最紧迫的挑战不再是如何刺激总需求,而是如何确保经济在不损害与COVID-19的斗争的前提下尽可能正常地运转。但是,早晚流行将被战胜,中国经济将恢复正常的增长路径。

当这种情况发生时,中国是否需要更多的扩张性财政和货币政策以实现适当的增长水平的问题将再次提上日程。放宽立场的理由仍然适用。实际上,为了补偿COVID-19爆发所造成的损失,中国当局可能不得不采取比我(和其他人)先前建议的更大的扩张政策。

https://prosyn.org/zwt2vNg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