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sheng93_Kevin FrayerGetty Images_china70thwomanflag 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中国如何适应世界新秩序?

香港—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迎来七十周年大庆,举行了令人印象深刻的阅兵和群众游行,展现了国家在党的领导下所取得的卓越成就。中国未来面临的挑战虽然艰巨复杂,但其至今为止的成功记录,以及可以支配的资源,都表明她很有希望战胜挑战。

中国的成就毋庸置疑。在过去40年中,中国实现大国经济体绝无仅有的持续扩张,让8亿五千万人口摆脱贫困。随着基础设施、科技、教育和健康领域投资的不断增加,老百姓生活水平也水涨船高。

但在2019年三季度,中国仅录得6%的年增长率,是1992年3月以来的最低值。提振增长的前景并不乐观,因为全球都面临着增长长期减速。在最新的《世界经济展望》中,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将2019年全球增长预测调低至3%,是2008年危机以来的最低水平。

以美国为首的外部势力也越来越多地开始拒绝与中国接触与合作。特朗普总统发动的贸易战清楚地表明,美国的鹰派已经将中国视为战略竞争者,而不是潜在的合作者。一些美国人正鼓吹推动世界上最大的两个经济体完全脱钩,以此来迫胁中国从根本上改变其政治制度、经济体制和外交政策。

中国绝非美国保护主义的唯一受害者;特朗普的矛头还指向了印度、欧盟和其它国家。因此,除了来自美国的直接敌意,中国还需要对付难以预测的、深远的地缘政治和经济变局。导致这些变局的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逆全球化的势力上升,而中国崛起的一个关键因素恰恰是受益于全球化。

这解释了为什么中国领导人一直致力于抵制逆全球化势力,强调国际贸易与合作的好处,并不断重申中国将致力于进一步的结构性改革和开放。

Subscribe now
ps subscription image no tote bag no discount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today and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and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最新的麦肯锡全球研究院(MGI)报告指出,中国经济还有充足的提升效率与创造价值的空间。中国占全球商品贸易的11%,但只占服务贸易的6%,这表明,更发达的服务业能够带来巨大的增长机会。此外,中国的银行、证券和债券行业的外资市场占有率低于6%,有巨大开放空间。2018年中国共有1.5亿人次出国旅游,但只接收了0.2%的全球流入移民。

MGI测算,如果中国能够增进与世界其它国家的合作,到2040年将给全球经济带来22到37万亿美元的增加值,其中包括进口增长(3到6万亿美元)、服务自由化(3到5万亿美元)、金融市场向全球开放(5到8万亿美元)、全球公共品共给的合作(3到6万亿美元)、及科技和创新的增量(8到12万亿美元)。

但MGI还指出,这些机会并不表明中国需要依赖世界,至少不像特朗普及其幕僚所认为的那样迫切,实际上全球其它国家正越来越多地依赖中国不断增长的购买力。开放符合中国的利益,也符合与中国合作的其它国家的利益。最近的贸易摩擦与争端突显出中国经济的相对韧性。

事实上,由于中国经济的规模巨大,即使没有来自外部的合作,她也可以通过足够的国内竞争环境(包括城市间、企业间的竞争),来维持其增长的动力。世界上极少有经济体能够大到足以同时测试多种不同的发展模式,而不必担心系统性的冲击。而这正是中国正在做事:几个超大城市群间不同增长模式的实验。

中国向来有通过试点来调整增长模式的传统,特别是通过城市之间的竞争来寻找发展的突破点。如今,中央政府正在培育更大的城市群,如粤港澳大湾区(包括广东省环珠三角九市和香港与澳门)、长三角经济带(以上海为中心)和京津冀城市群,作为进一步试点和竞争的平台。

得益于其较高的国内储蓄率,中国还有充足的财政和货币刺激空间。中国领导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自信能够抵御外部对其政策的负面影响。西方应该意识到,中国有足够的战略耐心来维护其长期发展目标,包括进一步提高效率并稳步落实其艰巨但必要的改革与开放。

在此过程中,中国将继续把维持社会与政治稳定作为重中之重,因为这是长期经济发展的先决条件。哈佛大学的丹尼·罗德里克(Dani Rodrik)最近观察道,“国家对社会管控过度,得到的是专制。国家相对社会处处弱势,得到的是无政府状态的混乱。” 对中国来说,为确保更大的开放不会导致动荡和腐败,需要有强而有效的国家治理能力。

美国领导的单极全球秩序正在迅速解体,这不是因为世界各国想要这样的结果,而是美国霸权主义一意孤行的结果。这是一个悲剧。但中国,或任何其它国家,当下所能做的只是去适应这一新现实。这意味着努力保持内部稳定和推进本国增长与发展,并同时抵御对自身利益不利的外部压力。

https://prosyn.org/GZb1xDazh;
  1. haass107_JUNG YEON-JEAFP via Getty Images_northkoreanuclearmissile Jung Yeon-Je/AFP via Getty Images

    The Coming Nuclear Crises

    Richard N. Haass

    We are entering a new and dangerous period in which nuclear competition or even use of nuclear weapons could again become the greatest threat to global stability. Less certain is whether today’s leaders are up to meeting this emerging challenge.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