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ia Schmitz/Oneworld Picture/UIG via Getty Images

非洲的自由贸易未来

卢萨卡——当非洲领导人在定于2018年3月21日召开的卢旺达基加利首脑会议上发起成立大规模大陆自由贸易区(CFTA)时,避免推出某种空洞或冗余的条款应当是他们的首要任务。大陆自由贸易区是非洲联盟(AU)2063年议程框架下的12个旗舰计划之一,该计划可以使非洲国家内部贸易量增长一倍,并为非洲大陆带来巨大的利益。但究竟能取得何种成果还要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安排的最终形式。

Exclusive insights. Every week. For less than $1.

Learn More

一个积极的信号是非洲大陆自贸区将涵盖服务贸易,平均而言,服务贸易已经在非洲国家GDP中拥有超过50%的占比。越来越多的研究表明服务将为非洲开拓新的社会和经济发展途径。在近期出版的非洲服务贸易潜力研究一书中,世界银行的Nora Dihel和Arti Grover Goswani所搜集的数据显示服务业具备为整个非洲大陆普通民众提供急需的就业和收入的潜力。

通讯、交通、银行、保险、能源、教育及卫生等服务领域是发展的主要动力,而旅游业和建筑业目前具有最高的增长潜力。 而且,对于许多青年专业人士而言,提供服务是他们谋生的唯一方式。 而随着创业型大学的出现——其课程作业和毕业论文都更侧重于商业计划而非仅仅是纸面学位——生机勃勃的服务市场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具必要性。

但Dihel和Goswani也对“监管障碍”提出了警告。非洲决策者需要超越非洲大陆自贸区内已经达成一致的初始框架,才能确定哪些行业可以纳入更广泛的统一服务市场。 接下来应当制定确立具体行业贸易、投资条款条件以及吸引资金的全面框架。

在选择助推行业时,应把重点放在基础设施和各国已通过世贸组织做出市场准入承诺的领域。这意味着决策者应当把重点放在通信、旅游、银行、交通和能源,其次是教育、卫生和建筑服务。 今年早些时候,一个积极的进展是覆盖23个国家和非洲70%航空旅行的非盟非洲单一航空运输市场的建立。

货物贸易方面,非洲大陆自贸区的主要目标是开放市场并大幅降低关税。 但在此之前,非洲国家需要就降低进口壁垒达成共同的时间表。这可能需要在多利益相关方间进行复杂的谈判协调。 为简化事务,或许通过组建国家集团来尽可能限制谈判方的数量显得至关重要。除此之外,为避免谈判陷入停滞,应确定一份比较短的谈判时间表。

除全面降低关税外,决策者还需要以提升区域价值链的方式来指定敏感和除外产品,包括加工农产品、化学品、汽车以及占最终产品价值60%的服务/物流投入。决策者还应当对允许除外的进口产品最大值进行限制。 总体而言,非洲贸易涵盖的产品线已经较少,也就是说排除交易最多的产品将影响非洲内部贸易,从而使建立非洲大陆自贸区成为多余的举措。

尽管非洲大陆自贸区贸易只有制定了原产地规则才能启动,但参与各方至少已同意遵守世界海关组织认定的“附加值”、“物质含量”、“实质性转化”以及商品是否符合“完全原产标准”等相关规则。

尽管如此,为6000多种商品制定具体的产品规则可能需要时间(世贸组织花了27年才完成这项任务)。 为加快组建非洲大陆自贸区,非洲国家可以同意对附加值征收20-40%的最低关税,而将针对非原产材料的最高限额设定为60-80%。 与此同时,他们可以在既定的时间框架约束下,继续推进确定实质性转化和其他具体的产品规则。

制定非洲大陆自贸区产品具体原产地规则的重要目标应当是促进非洲内部投入和其他中间产品的生产和贸易。 即便承认某些投入无法避免地来自国外,但非洲大陆自贸区应当充分体现“非洲制造”的原则。

我们衷心希望非洲国家元首能踊跃出席本月举行的非盟基加利峰会。非洲大陆自贸区的启动为非洲树立了重要的里程碑。它将永久改变非洲大陆的经济地理版图和描述性定义。非洲领导人应借此机会向世界各国发出明确信号,即非洲已经为社会和经济转型做好了准备。

http://prosyn.org/Bk2D0Bs/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