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欧洲能得救吗?

维也纳——2011年,欧洲金融和银行危机升级为一场主权债务危机。从希腊发端的问题导致欧元、甚至是欧盟本身的可行性遭到质疑。一年过去了,上述根本性的疑虑仍然没有消失。

但是如果拿欧盟与美国或者日本进行比较(上述两国的公共债务相当于GDP的200%),欧盟目前糟糕的形象并没有充分的依据。事实上,欧盟总体就业率仍居高不下,私人储蓄率也同样如此。此外,欧盟与他国贸易总体上处于平衡态势。

质疑欧元和欧盟的理由之一是从2010年春天开始,欧盟领导人就接二连三地赶赴危机峰会,但每次出台的解决方案不是力度太弱就是执行太迟。欧洲领导人从来没有充分地部署自己的政治和经济火力。他们不仅没有像想象中那样驯服金融市场,反而接连不断地为金融市场所困。

在国家政府的狭隘观念阻碍欧盟采取联合行动的情况下,金融市场利用共产主义者曾经提出的“香肠战术”对欧盟成员国各个击破,并籍此削弱欧盟的势力并不是什么怪事。事实上,欧洲议会和欧盟委员会已经被挤到一边,同时出现了一整套新的欧洲管理模式:德国进行决策,法国召开发布会,其余国家点头同意(再次选择孤立主义的英国不在其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