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campanella17_Ryan AshcroftSOPA ImagesLightRocket via Getty Images_englihs Ryan Ashcroft/SOPA Images/LightRocket via Getty Images

回归小英格兰?

发自米兰——在未来的历史学家眼中,英国退欧可能会描述为一场席卷战后自由国际秩序的民族主义浪潮的决定性瞬间。然而他们所面临的任务可没有那么简单,因为这场脱欧实际上并不是英国民族主义的表现。恰恰相反,正是由于缺乏适当的英国民族主义才使得联合王国如今处于解体的边缘。

几个世纪以来,苏格兰人,威尔士人和爱尔兰人的民族身份都已发展成为对英格兰人帝国主义压制的回应。在创建一个海外帝国之前——先是在北美和加勒比地区,然后延伸到印度和东南亚——英格兰人早就通过从不列颠群岛南部向西北部扩张来建立了一个陆地帝国。因此虽然“外部帝国”允许联合王国内部不同民族身份定义的民众围绕一个共同的英国身份定义来实现融合,但“内部帝国”却绝对是英格兰式的。

尽管如此,几个世纪以来大英帝国都为不列颠群岛上的所有居民创造了财富,供应了原材料并创造了全球范围内的专业机会。它那“传播文明”的使命创造了一种包含集体含义的观感以及持续推动民主和经济进步的叙事。

但是各类身份的融合却总是不完整的,尤其是在爱尔兰。有关该地区独立的残余影响在一个世纪后仍因北爱尔兰“边境保护措施”所产生的不确定性而萦绕不散。爱尔兰独立问题也揭示了“外部帝国”的真正底色——这一切一直都是英格兰人的事业,而威尔士人,苏格兰人和爱尔兰人不过是些低级合伙人而已。

归根结底,内外两个帝国都构建于英格兰普通法,英格兰议会和英格兰君主制的基础之上。伦敦是政治首都也是主要的贸易和金融中心,英语则是本土,殖民地和受保护国所使用的语言。如今“英国人”和“英格兰人” 这两个标识词基本上是可以互换的。

可一旦帝国解体了,那么将英国人黏合在一起的定义也会步其后尘。突然间英格兰人成了是唯一没有传统民族身份定义的人。作为内外两个帝国事实上的核心,英格兰人总是为了团结和稳定而压制自身所表露的民族主义,并极力避免跟压迫者扯上关系。

Subscribe now
ps subscription image no tote bag no discount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today and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and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然而他们仍然是社会学家克里斯坦·库马尔(Krishan Kumar)所谓的“帝国人”:他们自身的民族身份定义依旧与帝国文明传播者的角色密切相关。事实上在二战期间美国总统富兰克林·D·罗斯福也看出了英国人/英格兰人那种内在的帝国主义倾向——而且并非出于恭维。“英国人会占据世界任何地方的土地,就算只是一块岩石或沙洲都不放过,”他跟英国首相温斯顿·丘吉尔,“你的血液中可有着400年的贪婪本能。”

英国当年的帝国荣光总会助长其对欧洲项目的怀疑,因为过去的经历为当下现状的评估提供了一个无法企及的基准。过去曾经用来为帝国统治辩护的英国例外主义被用来论证英国不该接受欧洲(法-德)帝国的“殖民化”。从这个角度来看,加入欧洲项目无异于放弃英国的天生使命;只有像脱欧这样的极端政治行为才能重拾初心。

但脱欧不仅是关于切断与欧盟的关联,还是为了在表面上加强不列颠群岛居民之间的内部联系。现任首相鲍里斯·约翰逊“全球英国”战略的核心就是承诺要通过与英联邦前殖民地恢复关系来重拾帝国荣光。当然,其隐藏动机是通过将英格兰人重新置于英国共同项目的核心来再度构建英格兰人对自身重要性的认知。

然而英格兰大国沙文主义者们似乎并未意识到大英帝国的灭亡——更不用说宪法权力下放——使得他们的同岛邻居可以一方面强化自身民族身份,另一方面夺取更多的自治权。此外苏格兰人,威尔士人和爱尔兰人都已将成为欧盟成员国视为防范英国政治复仇的保护伞。

与过去一样,帝国主义渴望团结,但却带来了分裂性的副作用。脱欧者对“全球英国”的幻想径直聚焦于英格兰的民族身份,同时又想稀释苏格兰人,北爱尔兰人和威尔士人的自我认同,好将他们重新变成一个规模偏小且收益有限的英格兰项目的初级合伙人。

虽然社会经济因素在英国脱欧公投的结果中发挥了一定作用,但地理分布则道出了实情。除了伦敦这个多民族世界主义的堡垒城市之外,55%的英格兰选民支持离开欧盟,却分别有62%和56%的苏格兰人和北爱尔兰人选择留下。正如openDemocracy网站的安东尼·巴奈特(Anthony Barnett)所观察到的那样,这是一场“英格兰脱欧”。

如今的风险在于随着内部几个政治实体争相选择留在欧盟,脱欧将引发整个联合王国的政治解体。分裂主义的野心已经在苏格兰甚至威尔士酝酿,后者支持“脱英”的民众比例已达52%。同时鉴于爱尔兰边境问题的复杂性,人们很容易想象英国脱欧有朝一日会如何引发爱尔兰统一。

任何人都不应被诱使认为英国脱欧是英国民族主义复兴的可靠反映。它无力去复兴往日荣光,只不过是承诺要以英格兰帝国的名义牺牲整个联合王国而已,而这个所谓帝国,也不过是场呓语罢了。

https://prosyn.org/zRsCY3Bzh;
  1. haass107_JUNG YEON-JEAFP via Getty Images_northkoreanuclearmissile Jung Yeon-Je/AFP via Getty Images

    The Coming Nuclear Crises

    Richard N. Haass

    We are entering a new and dangerous period in which nuclear competition or even use of nuclear weapons could again become the greatest threat to global stability. Less certain is whether today’s leaders are up to meeting this emerging challeng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