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

英国退出与欧洲的未来

纽约—我认为,英国与欧盟之间的协议已是最为有利的了,它身为共同市场成员而不属于欧元区,并且保有诸多其他不实行欧盟规则的选择权。饶是如此,仍不足以阻止英国选民选择脱离。为什么?

答案可以从“英国退出”全民公决前几个月所进行的民意调查中一窥端倪。欧洲移民危机和英国退出互相强化。“脱欧”阵营抓住恶化的难民状况——成千上万寻求庇护者在加莱集中,不惜一切代价要进入英国,诸如此类符号化的骇人图片——煽动对来自其他欧盟成员国的“失控”的移民的恐慌。而欧洲当局推迟了重要的难民政策决定,以避免对英国全民公决造成消极影响,从而让加莱等地的乱象持久持续。

德国总理默克尔决定洞开国门迎接难民,这是一个鼓舞人心的姿态,但考虑欠妥,因为这样做没有考虑到拉动因素。寻求庇护者的猛然涌入干扰了全体欧盟人民的日常生活。

此外,控制力不足还造成了恐慌,影响到所有人:本地居民,负责公共安全的当局、以及难民本身。这也为仇外反欧政党的迅速崛起创造了条件——比如英国脱欧阵营领袖独立党(Independence Party)——因为国家政府和欧洲机构似乎无力应对这场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