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新兴国家的疫苗先锋

西雅图—疫苗是一种神奇的东西。它们能防止疾病,效果比发病后再治疗更好。它们也相对较便宜、较容易推广。但仍有数百万儿童得不到疫苗。这一直让我感到震惊。15年前,当我们开始运作盖茨基金会(Gates Foundation)时,我们认为所有显而易见的步骤都已经在进行了,我们所要做的是追寻高成本或尚未得到证明的解决方案。事实上,推广基本疫苗仍是我们的当务之急之一。

放眼2014,我比以往都更加乐观,我们能够借助疫苗的力量给所有儿童——不管他们身居何处——带来健康的生命起点。慷慨的全球赞助者给了我们新的资源。我们在开发更新更好的疫苗保护儿童免受致死疾病伤害。我们正在发现推广疫苗——特别是推广到难以到达的地区——的创新之路。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在让所有儿童都获得免疫力方面,最令人振奋、通常也常常被忽视的发展趋势之一是新兴国家疫苗供应者作用日显。巴西、中国和印度等国家本身面临着诸多健康和发展挑战,它们取得了巨大的进步。如今它们正在利用自身经验和技术实力帮助其他国家取得类似的进步。

你或许从未听到过这些制药公司的名字——如印度血清研究所(Serum Institute of India)、巴拉特生物科技公司(Bharat Biotech)、Biological E公司、中国生物技术集团公司、Bio-Manguinhos等等——它们已经成为我们最优秀的全球健康合作伙伴。让新兴市场成为从汽车到电脑的一切制造业枢纽的创新精神也让这些公司成为全球疫苗领导者,向世界提供高质量低成本的疫苗。

日趋激烈的竞争和这些公司所创造的新型制造工艺已让儿童可以免受八种主要疾病的伤害,包括破伤风、百日咳、脊髓灰质炎和结核病等,成本只需要不到30美元。血清研究所所生产的疫苗数量比世界上其他任何一家公司都要多,在降低成本、提高产量方面居功至伟。

感谢这些供应者的努力以及它们与GAVI联盟(GAVI Alliance)、跨国疫苗制造商和国际赞助者的紧密合作,每年有超过1亿儿童——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多——可以获得免疫力。随着更多的供应者进入市场、用创新制造技术刺激竞争,疫苗价格还会进一步下降。

以拯救生命的五价疫苗所取得的进展为例。��种疫苗可以保护儿童免患白喉、破伤风、百日咳、乙肝和乙型流感嗜血杆菌(Hib)——只需要打一针就可以。2001年,当GAVI联盟首次引进该疫苗时,只有一家供应商,成本是每针3.5美元。随着疫苗需求的增加,GAVI鼓励其他供应商进入市场,价格也随之大降。如今,供应商数量增加到了五家,印度制药公司Biological E在今年早些时候宣布将以每针1.19美元的价格提供该疫苗。

我们还看到,主要新兴国家投资于生物医药技术,向发展中国家提供新疫苗。今年,印度生物技术部(Department of Biotechnology)和巴拉特生物技术公司宣布了一项计划,将以每针不到1美元的价格提供轮状病毒新疫苗,极大地拉低了已有疫苗的价格。轮状病毒每年要多走数十万儿童的生命。类似地,一家中国生物技术公司在10月份获得世界卫生组织批准,将向市场提供改进型日本脑炎疫苗。同一个月,巴西顶尖生物医学研发中心——Bio-Manguinhos在盖茨基金会的合作下宣布计划生产麻疹和风疹联合疫苗。

15多年前,当我第一次参与全球卫生时,很少能听到这样的消息。疫苗领域的主导者是一小撮发达国家跨国制药公司,整个部门存在竞争不足的问题。如今,新兴国家制造商提供了联合国机构发展中世界疫苗采购量的约50%,而1997年时这一比例还不到10%。

新兴国家疫苗生产商的贡献通常可以与发达国家生产商形成互补。事实上,一些最具创新性的想法来自它们的共同努力。盖茨基金会支持了印度血清研究所和荷兰疫苗生产商SynCo Bio Partners的合作伙伴关系,双方将合力为4.5亿多非洲脑膜炎患儿生产低成本疫苗。今年,Biological E公司宣布了两起与跨国疫苗制造商的合作事宜。与葛兰素史克公司(GlaxoSmithKline)的合作项目将为儿童生产预防脊髓灰质炎和其他传染病的六合一疫苗;另一起合作项目的合作方是诺华制药公司(Novartis),双方将生产两种疫苗,保护数百万发展中国家儿童免受伤寒热和副伤寒热的伤害。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尽管取得了这些进步,但我们仍要为主要生活在最贫困地区、得不到救命疫苗的2.2亿儿童做更多的事。如果得不到针对麻疹、肺炎和轮状病毒等致命疾病的保护,这些儿童中就会有很多无法健康地成长、入学、过上生产性生活。他们的国家也会遭受损失。疾病剥夺了穷国人们的能量和才华,增加了治疗成本,也干扰了经济增长。

我们生活在有能力纠正这一不公的世界中。我们知道如何生产有效疫苗、如何让所有人负担得起、如何让所有有需要的儿童获得这些疫苗的。新兴国家的疫苗供应商在这一过程中起到了关键作用。感谢它们的贡献,我们正在日益接近所有儿童都能拥有健康的生活起点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