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solana109_robert wallisCorbis via Getty Images_manhittingberlinwall Robert Wallis/Corbis via Getty Images

1989局部胜利

马德里—1989年11月9日,这是我们这一代人永远不会忘怀的日子,也是一个将永远铭刻在人类历史上的日子。近30年前的这一天,柏林墙倒塌了。苏联阵营的解体说明,共产主义将成为二十世纪第二次意识形态大溃败,第一次是几十年前法西斯主义的灭亡。自由资本主义及其主要倡导者美国成为主宰者,似乎必然将享受长期的、不受挑战的霸权。

许多国家在这个新环境中实现了繁荣。比如,波兰在柏林墙倒塌后不久成立了非共产党领导的政府,在克服了早期的转型问题后,平稳过渡为北约和欧盟成员国。波兰经济上一次整年萎缩发生在1991年。到2009年,其他欧盟成员国GDP纷纷下降的时候,波兰仍增长了近3%

但如今,我们知道1989年并非标志着历史的终结,而只是历史一个篇章的结束。弗朗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曾预测说,西方自由民主将在1989年获得永恒的霸权,如今它却面临着来自反自由力量的严峻挑战。

美国的主宰期也显示出“短命”的迹象。200年9月11日,针对美国的恐怖袭击表明,大国也有可能遭到新兴非国家行动方的冲击。同年,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其伟大复兴再添动力。美国霸权受到震动,世界也逐渐习惯于多极叙事。

中国的崛起颠覆了此前的许多假定。1989年11月,中共也似乎风雨飘摇。另一个共产主义矛头——苏联——危机迹象日益明显,而中国则在舔舐天安门示威所造成的伤口。

中国对这两起事件的回应是关闭了所有政治自由化的大门。最终,和许多人预测的相反,苏联解体并没有导致中共下台。中国的经济增长也没有动摇极权主义模式,至少到现在为止是如此。相反,中共在习近平主席的领导下强化了它的领导地位,一些政府甚至开始着眼于中国的极权主义发展模式寻找灵感。

Subscribe now
ps subscription image no tote bag no discount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today and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and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但中国的极权主义另类叙事也有一些盲点。中华人民共和国刚刚倾注了它的70周年华诞,起存在时间已经超过苏联。但共产主义中国并没有70年那么长:不管官方怎么定义,中国的经济起飞主要是1978年邓小平自由化改革的结果,而中国领导人已不再遮掩共产主义雄心。经济学家布兰科·米兰诺维奇(Branko Milanović)在起新著《资本主义,孤家寡人》(Capitalism, Alone)中指出,今天的中国模式代表了一种不同的资本主义,而不是迥然相异的经济制度。从这个角度,福山的预言并没有破产,资本主义仍然打遍天下无敌手。

名义上的共产主义中国成为全球化最坚定的捍卫者之一,这一事实便是现时代最大的悖论之一。事实上,中国对外部世界的开放程度仍相对有限。但其政府仍在某些经济论坛扮演着领导角色,这主要是因为其他国家没有这样做。此前推行自由商业最力的两个主要力量——美国和英国——现在正在全面撤退。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全球化在亚洲比在西方更受欢迎更受欢迎。

许多美国和欧洲人认为,全球化的所谓输家帮助美国总统特朗普等反自由人物登上权力巅峰。但经济学只能提供这一趋势的部分解释。

再以波兰为例。作为成功从社会主义转向自由资本主义的“模范生”,并且成功回避了大衰退(Great Recession),波兰仍然出现了反自由主义的正义与发展党(PiS),最近该党赢得第二个连续议会任期。PiS利用了部分波兰人对经济的不满,也利用了对波兰民族身份的更深更广的担忧。有必要记住,在过去的一个世纪中,波兰的自主程度一直受到约束——不管是自愿的(加入欧盟)还是非自愿的(被外国势力占领或控制)。这一记录让许多波兰人不信任国际主义和大同思想。

因此,资本主义和反自由主义并没有形成对立,而是同步在全球得到推进和巩固。信息科技的进步或将同时强化两者。

自万维网发明以来(碰巧也是在1989年),其影响相当矛盾,出人意表。在某种程度上,互联网有助于人民的团结,但也将社会分裂为一个个回音室。此外,一些政府利用互联网的潜力——以及诸如大数据等相关资源——作为控制社会的工具。中共便是一个显著的例子,它希望其在2049年人民共和国成立一百周年时实现“充分发展”的计划不会受到任何潜在干扰。

在《21世纪的21个教训》(21 Lessons for the 21st Century)中,尤瓦尔·诺亚·哈里里(Yuval Noah Harari)写道,“如果有人向你描述21世纪中叶的世界,听起来像是科幻小说,那么这有可能是假的。”但是,他又说,“如果有人向你描述21世纪中叶的世界,听起来不像是科幻小说——那么这肯定是假的。”换句话说,唯一的确定性便是不可预测的变化。

由于我们的预测几乎总是无法命中,因此在着眼未来时,宿命论和欣快症都不可取。三十年后,我们可能生活在一个反自由力量不断冲突的世界。也有可能是一个民主和多边主义等价值观实现复兴的世界。1989年的教训是,我们应该保持温和。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应该变得消极:我们在今天选择做什么将毫无疑问在明日的世界中留下印记。

https://prosyn.org/tNFThVEzh;
  1. haass107_JUNG YEON-JEAFP via Getty Images_northkoreanuclearmissile Jung Yeon-Je/AFP via Getty Images

    The Coming Nuclear Crises

    Richard N. Haass

    We are entering a new and dangerous period in which nuclear competition or even use of nuclear weapons could again become the greatest threat to global stability. Less certain is whether today’s leaders are up to meeting this emerging challeng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