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为实现亚洲世纪而联合起来

发自首尔——毫无疑问,如今亚洲在全球经济中的地位要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重要。根据购买力平价计算,该地区目前生产了全球GDP中的约40%。而在最近一次经济危机中,亚洲又贡献了全球GDP增长的一半以上。再加上庞大的人口以及不断扩大的政治影响力,亚洲似乎终于在长期由西方主导的世界舞台上显露出了领头羊的气象。

但现在庆祝还为时过早。美国和欧洲在全球战略影响力方面依然保持着优势,而亚洲各国则面临着重大的政治,经济和安全挑战。

 1972 Hoover Dam

Trump and the End of the West?

As the US president-elect fills his administration, the direction of American policy is coming into focus. Project Syndicate contributors interpret what’s on the horizon.

事实上,亚洲的增长势头正在放缓。经过几十年的突破性扩张之后,中国正在奋力实现经济软着陆。日本急于脱离缓慢增长的泥潭并应对人口老龄化。其他亚洲经济引擎——印度,印尼和韩国——都面临着各自的经济和政治问题。整个地区不断扩大的收入不平等,金融不稳定和环境退化都在阻碍着发展。

但问题在于,尽管该地区各国互相依存程度极深,但仍然难以实现集体行动。势力对抗,历史不满和领土争端的持续存在,以及经济和军事力量上的显着差异都对区域一体化造成了实质性障碍。近期中国强硬行动的激增,印度民族主义复兴,以及日本向保守主义的转变都加剧了这些挑战。

但在这个西方国家走向孤立主义的时代——以英国的脱欧公投和美国人选举特朗普为美国总统为标志——区域内的贸易和投资会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重要。除了经济效益之外一体化将产生重要的政治效益,令亚洲在国际舞台上更具影响力。为了获得这些好处,亚洲必须减少区域内军事和政治冲突,并制定一套实现区域一体化的长期愿景。

亚洲是世界上其中一些最危险的火药桶的所在地。在东中国海和南中国海存在着武装冲突的危险,而朝鲜不顾美国和联合国的更严厉制裁持续研发核武器和弹道导弹。亚洲国家与国际社会加强合作可以缓解区域紧张局势,并令朝鲜放弃核武计划。

一些区域性架构,包括东南亚国家联盟(东盟),东盟+3(东盟的十个成员加上中国,日本和韩国)和东亚峰会(EAS)都已经建立。这类架构将对解决冲突并建立一个能够支持区域繁荣和全球领导的和平框架至关重要。


但这只是第一步,因为尚不能明确亚洲领导人是否拥有共同的区域一体化愿景。根据欧洲的经验——从1951年欧洲煤钢共同体成立到1993年欧洲联盟建立——没有必要去匆忙推动整合,但这个过程确实要耗费极大的时间和精力。

也许启动这一进程的最好方法是确定该地区可以在那些领域中率先通过整合获益,并采取一些能带来快速回报的措施。例如,亚洲国家可以走向单一市场,制定有关贸易和劳动者(特别是技术工人)自由流动的共同规则。还有就是发起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目前由东盟及六个合作伙​​伴(澳大利亚,中国,印度,日本,韩国和新西兰)正在谈判的自由贸易协定将是朝这个方向迈出的重要一步。

鉴于跨境资本流动的脆弱性,亚洲还必须在金融监查,监督和监管问题上采取联合行动以预防和管理危机。一个具体目标应该是提升《清迈多边化倡议》这个总金额达2400亿美元的货币互换安排以及其附属监查机构东盟+3宏观经济研究办公室的职能。另一个应该是建立一个实质上的亚洲货币基金并吸纳更广泛的成员。

应当指出的是,这些努力都不是为了取代现有的次区域,区域和全球机构。相反,通过使亚洲成为更有效和统一的行动者,新的区域贸易和金融措施将能对当前的安排予以补充和加强。

为了实现这一目标,官僚机构和私营部门,包括商界领袖和学术界,都必须积极支持针对一体化的高级别政治承诺。把这种支持汇集起来不会太难。毕竟一体化将有助于交流从有效经济和社会政策到技术和科学见解的种种珍贵知识。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关于区域公共物品的论坛和对话也可以证明是有价值的,因为它们可以促进对包括流行病,自然灾害和环境退化等跨边界挑战的合作。人与人之间的联系也有助于强调亚洲社会的文化共性和共同价值观,以推动在某些国家有所滞后的领域取得进展。

在全球秩序日趋充满不确定性的时候,亚洲应该通过进行更密切的经济和政治区域合作来掌握自己的命运。如果亚洲国家能够为经济共同体和政治联合体制定共同的愿景,那么这个世纪就将是它们的世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