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世界中的亚洲

纽约--在成为联合国秘书长之前,我一直是一名亚洲外交官。在我担任韩国外长的时候,我和我的政府极力主张与朝鲜缓和关系。当世界上的某些人要求制裁以及惩罚性行动的时候,韩国则推动对话。

对话不仅要求发言,也要求倾听。这意味着坚持原则,但是同时也努力理解另一方,而无论那一方有时看起来有多么的没有理性和不妥协。

这还是我在联合国的风格。我相信外交和接触的力量。我把对话置于辩论或者宣言之上。最主要的,我寻求有所结果。

我们正在缅甸做着这件事。我的特别顾问甘巴里已经回到了仰光。他的任务是诚实地居中,促使政府和反对派领导人、特别是昂山素季对话。目标就是让缅甸政府释放所有遭到逮捕的学生和示威者,与反对派接触,向民主社会转变并且重新加入国际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