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以色列、美国和伊朗

特拉维夫—以色列对有核伊朗这一幽灵的担忧不欠已经变成了一场对美国的信心危机。总理内塔尼亚胡在一次活动中强迫奥巴马设置一条伊朗不得跨越的红线,否则美国将采取军事干预。暗示以色列将单方面采取军事袭击以及赤裸裸地干预美国大选,这些举动表明内塔尼亚胡在和奥巴马较劲。

两大盟友之间的争议部分地反映了它们不同的当务之急:对以色列来说,红线是伊朗马上就要上马的深层地下铀浓缩设施;而对美国来说,最紧迫的问题是专门用于军事目的的核设施。但是,同样重要的是,这一争议体现了它们不同的目标。

对以色列来说,和伊朗开战并不是为了消灭一个已经存在的威胁,而是为了重建其地区地位。以色列领导人认为该国在中东地区的地位受到了严重威胁:埃及出现了敌对伊斯兰政权而;叙利亚也有可能出现类似的敌对政权;传统友邦约旦摇摇欲坠;以色列不共戴天的仇敌哈马斯和黎巴嫩真主党等地区伊斯兰组织也因此大为振奋。

因此,内塔尼亚胡和国防部长巴拉克均将伊朗视为意在大中东的战略性动作,这是一种暗示:以色列不会惮于发动远超外科手术式空袭规模的军事行动。事实上,他们可能已经在考虑从陆上突入伊朗,并(这方面或许已经谋划已久了)对加沙地区的哈马斯和黎巴嫩真主党予以决定性打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