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lwanda3_LUIS TATOAFPGetty Images_nigeriawomanelectionposters Luis Tato/AFP/Getty Images

非洲的脱钩青年

发自亚的斯亚贝巴—做为世界上人口最为年轻的地区,非洲有近60%的人口年龄低于25岁以下。然而众所周知的是年轻人经常会被社会所遗弃,他们经常面临经济发展机会不足的问题,也可能在社会或政治上遭到排斥。因此除非能解决年轻人的社会经济和政治参与问题,否则就无法实现多项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

当年轻人参与到社会,经济和政治活动中时,他们不仅会产生更高的生产力,还会为社区和国家的稳定与发展做出贡献。这对于到2050年将有8.3亿以上的年轻人的非洲大陆来说更是如此。

但眼下非洲领导人的年龄中位数为62岁,比经合组织的对应数字更高。根据南非独立选举委员会的统计,在本国今年五月举行的最近一次大选中未登记投票的900万合资格选民里有46%的人年龄介乎于20至29岁之间。

此外年轻人还占到了非洲失业人口总量的60%。在北非地区青年失业率平均为25%。虽然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失业率较低,但这主要是因为这个数字并未涵盖大量处于弱势就业或在非正规部门就业不足的年轻工人。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非洲中心致力于协助改变这一状况,从而使世界能在不落下任何一个人的情况下推进核心可持续发展目标。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一直在构建一个青年社会经济和政治脱钩指数(Youth Socioeconomic and Political Disengagement Index)的原因,该指数由十个权重相等的指标组成,从教育状况和现金收入到选举投票甚至是抗议或示威游行的参与度。

该指数使用来自非洲晴雨表调查的合并数据,目前涵盖12个国家:博茨瓦纳、加纳、莱索托、马拉维、马里、纳米比亚、尼日利亚、南非、乌干达、坦桑尼亚,赞比亚和津巴布韦。同时它可以提供至少三项可供指导政策制定的宏观信息。

Subscribe now
Bundle2020_web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today and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and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首先是经济,社会和政治自由度的扩展可以助推青年人的参与。从2001年到2016年,在所有12个国家/地区中,青年的脱钩比例显著下降——从平均12%下降到6%——并且脱钩的指标数量也从四个降至三个。而这些成就与自由状况的改善密切相关。

例如,马里的青年参与度就在2001年,2005年和2008年逐步攀升——也就是自由之家组织就政治权利和公民自由而言将该国划归到“自由国家”范畴的12年间。而当自由之家在2012年将马里降级为“非自由国家”时,参与度下降了7%。随后在被归类为“部分自由国家”的三年后,该国于2016年收复了那7%的失地。

但是缺乏自由并不是青年人参与政治和社会经济活动的唯一障碍。非洲国家在建立强大多样化经济体系以抵御商品价格波动方面的长期失利也阻碍了进展。这也是青年社会经济和政治脱钩指数所展现的第二条消息。

当马拉维启动其首批商业性采矿项目后,脱钩青年比例就从2008年的68%降至2012年的45%。但由于全球铀价下跌,采矿业务于2014年停摆。导致青年人脱钩率一路激增到2016年的65%。

总体而言——这是指数所传达的第三条信息——尽管在促进年轻人政治和社会经济参与方面取得了进展,但速度还不够快。从2005年到2016年间,非洲无就业,无教育或无培训的“三无”年轻人所占的比例仅下降了7%,也就是说有将近一半(47%)人处于无所事事状态。照这样的速度,这12个指数涵盖国家就算只是想将“三无”青年的比例减半都至少需要40年。

这将实质性地损害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8:“促进持久、包容和可持续经济增长,促进充分的生产性就业和人人获得体面工作。”在这方面的失败还将阻碍其他可持续发展目标的实现,从可持续发展目标1(在全世界消除一切形式的贫困),到可持续发展目标16(“促进和平与包容的社会以促进可持续发展,让所有人都能诉诸司法,在各级建立有效、负责和包容的机构)。

此外,持续缺乏青年参与可能会加剧社会和政治不稳定。根据世界银行的统计,参加反抗活动的人中有40%是源于缺乏经济机会。

对于非洲各国政府及其国际伙伴而言,提高年轻人的政治和社会经济参与至关重要。而青年社会经济和政治脱钩指数可以帮助指导行动,比如通过展现究竟哪些人被落在了后面,以及使相关行动者可以检视进度并相应调整其策略。

到目前为止,指数所传达的信息是极为明确的。尽管非洲正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但它的步伐依然太慢。如果非洲想要利用好自身数量庞大的青年人口——而不是被其吞没——就必须立即消除那些阻碍推进青年参与的障碍——从对商品的过度依赖到薄弱的公民自由。

https://prosyn.org/jUZHsqN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