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奥巴马面临全民公投

斯坦福—成功的政治候选人总是尽力实施他们所提出的政策主张。2009年,奥巴马总统和民主党控制着众议院和(压到多数优势)参议院,可以随心所欲地做想做的事,而他们也确实做了。

奥巴马及其国会盟友们签署了8 000亿美元的“刺激法案”——该法案充斥着有利于民主党票源(如环保主义者和公务员)的项目;实施了普遍覆盖但相当不受欢迎的医保改革(今年最高法院将裁决此项改革是否合宪);对经济的方方面面实施了新的广泛监管;采取了区别对待某些公司的产业政策;借入并花掉了仅次于二战时期水平的资金;还将权力都集中于华盛顿(在联邦政府内,则把权力都集中在执行部门和监管部门)。

上一次在政策发生如此大的转变之后进行大选是1980年,当时里根总统大刀阔斧地改革了税收、支出和监管政策,并支持美联储的反通胀立场。1988、1992和2000年的选举也发生在政策转向之后,但转向之彻底远远不能和1980和2008年相提并论。

美国背叛了奥巴马和民主党的突然左转,2010年,共和党在国会选举中赢得历史性胜利。此后,许多共和党人对众议院没能驳回奥巴马的政策主张感到十分失望。但美国政治体系的初衷是让阻挠成事易于成事。如果你只能控制联邦政府的一半或三分之一,那么你有很多事情就很难做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