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投给欧洲怀疑主义的

很多政府在不久前的欧盟议会选举中遭受重创使它们筹备本周欧盟峰会的工作变得困难重重。只有无可救药的乐观主义者才寄希望于峰会给它们带来荣耀。

这次峰会有双重目标:最终确定新的欧盟宪法,和任命下一任委员会主席。考虑到几个重要政府对投票抱有顽固的批评立场,以及若干成员国内部抗议和欧洲怀疑主义党派的势力陡增,将要进行的谈判面临着巨大的困难。

欧洲领导人面临的问题是:他们在投票中的失败并不一定与欧洲怀疑主义党派的崛起传递的信息相同。德国选举中格哈德·施罗德领导的社民党创记录的一落千丈与它的欧洲政策没多大关系,但却与经济政策的失败和国内长期以来的低增长和高失业率密切相关。尽管国民党在法国取得了胜利,雅克·希拉克总统领导下的中右翼党派的失败也源于此因。

在英国,情况恰恰相反。那里的经济增长强劲,失业率也维持在较低的水平。导致执政的工党在选举中一败涂地的主要因素是:人们对托尼·布莱尔与乔治·布什在伊拉克并肩作战的决定满怀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