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商务旅行应该淘汰吗?

科伦坡—想一想:你可以在FaceTime、Skype或GoToMeeting上呼叫你的对手方、给他们发电邮,甚至与与他们面对面。既然如此,为何公司每年还要花1.2万亿美元以上的钱——足足相当于世界GDP的1.5%——用于国际商务旅行?

开支不但巨大,而且还在增长——每年6.5%,几乎是全球经济增长的两倍,或者与信息和通讯服务业增长相当。计算能力已经从笔记本和手机移动到云端,这让我们所有人都从中获益。那么,为何我们还需要移动大脑,而不是让这些大脑留在原地,而只是传输大脑中的数据?为何要把宝贵的工作时间浪费在空中、安检门和等待行李上?

在开始削减差旅预算前,让我们试着理解一下为何我们需要让人移动,而不是信息。通过与万事达卡的联合包容增长研究,以及向哈佛大学国际发展中心的匿名数据捐赠,我们开始探索这一谜题并取得了一些洞见。在与丹尼·巴哈尔(Dany Bahar)、米歇尔·柯西亚(Michele Coscia)和弗兰克·尼福柯(Franke Neffke)的研究中,我们已经能够识别出一些有趣的典型事实。

人口较多的国家双向商务旅行也更多,但旅行量的增量不及人口比例:如果一个国家人口比另一个国家多100%,其商务旅行量将只多出70%左右。这表明营商存在有利于大国的规模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