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扳下OMT扳机

芝加哥—自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7月“竭尽所能”演讲以及欧洲央行9月决定采取“直接货币交易”(OMT)买入受困欧元区成员国政府债券后,欧洲经历着稳定期。意大利和西班牙政府的利差大幅下降,公司债券发行重现江湖,欧洲大陆也开始逐渐弥漫恢复正常的感觉。

但这样就认为欧元问题已被解决是愚蠢的。经济基本面远远称不上稳定,尽管预期游戏产生了财政压力纾解的幸运效果。只要投资者认为意大利和西班牙最终能够被OMT所救,这些国家的借贷成本就将保持低位,救援也就没有必要实施。不过,如果人们对OMT的作用产生哪怕是最轻微的质疑,预期游戏就将向相反的地方发展,两国债券将马上受到攻击。

质疑原因之一的OMT的安全阀装置。为了使其可操作,所有欧洲国家政府都必须批准它。各个欧盟国家的规则各不相同,但在德国,“政府批准”意味着议会批准。在紧急情况下,很难想象德国会放任意大利或西班牙违约而不批准OMT。但是,任何拖延都有可能足以出发意大利或西班牙的银行挤兑。到德国议会作出决定的时候,说不定一切都太晚了。

为了消除这一不确定性,意大利和西班牙应该要求OMT在不得不出手之前就进行干预——这一要求德国议会很可能会批准,将其视为一种保险机制,而不仅仅是转移支付。如此还能消除围绕在OMT计划本身及其实施机制的不确定性。在干预并非迫切需要的时候识别并纠正问题要比受到迫在眉睫的主权违约的威胁时才动手更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