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真是银行家干的?

新德里—在美国,没有什么经济活动领域比住房融资更加政治化了。但思想左翼在为监管者、政府借贷指令、房利美和房地美等机构开脱造成房地产泡沫及随后的破灭的责任方面走得很远。

逻辑是明确的:既然这批官员、机构和政策都是可问责的,那么改革日程就应该从监管贪婪银行家及其奖金转为质疑更宏大的问题。政府放权有可能是私人行为人不良行为的帮凶吗?可以放心让监管者做出金融稳定和政治支持度高的授权之间的权衡吗?中央银行真的是独立的吗?简言之,不置疑地接受政府在驯服市场上扮演更大作用不禁让人疑问,这样的作用有时也可能成为问题的一部分。

左派轻而易举地就主导了争论,这部分是因为思想右派将所有危机肇因归咎于政府的做法实在站不住脚。更有力也更正确的观点是,所有人——银行家、家庭、监管者和政客——都在泡沫的持续发展中起了作用,当泡沫破裂时,他们开始玩起相互指责的游戏来。

但银行家在危机之后的政治不正确——在接受了公共援助后为自己发放大笔奖金,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变化似的——使得他们遭受了最大的指责,所有其他人都乐意担任他们的不知情的受害者。结果,公共政策反应被“这是银行家干的”的论调所主导。这其中的风险在于,这一观点是不完善的,因此也不可能是正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