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外交和双重标准

堪培拉—可接受的外交警告和现实主义何时变成了站不住脚的不顾道德标准?并非所有外交界人士都在乎这一点,但在乎这一点的,通常要面临令人极度不安的选择。

谈判救命的和平可能意味着给予罪大恶极者赦免。生活在暴政中可能比接受无政府状态对生命的威胁更小。平息动荡局势可能意味着不公开谴责应该被定罪的行为。在现实中发出正确的声音比在哲学教室中更难。

但有时这条线真的会被越过,所有相关方都知道这一点,而且后果可能影响深远。美国至今没有因为军队在街头和监狱中屠杀数百名穆斯林兄弟会支持者而砍掉其对埃及的军事援助,这是人人都看到的最新例子。

前总统穆尔西政府是一场灾难性的失败——意识形态上冷酷无情,经济上完全外行,宪政上又不可靠。它将一个渴望新的包容性的社会深深地极化了。但是,如果军队保持冷静——并且管住扳机——有充分的理由相信穆尔西在下一次选举中将被选下台。如果穆斯林兄弟会否认投票结果,或拒绝接受被击败的事实,此时再采取更严厉的措施不迟。军队的政变是站不住脚的,其对大多手无寸铁的示威者的屠杀堪与1989年天安门事件以及利比亚前领导人卡扎菲和叙利亚的哈菲兹和巴沙尔等人的暴行相提并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