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伊斯兰恐惧症的政治学

纽约—可谓条条大路通政治灾难:贪婪、狂妄、魅力超凡又蛊惑人心的政客,但也许最危险的是恐惧。当人们开始恐慌时,他们会变得歇斯底里,而歇斯底里常常导致群体暴力。当政客让人们相信,他们到了“最危险的时候”——生存成为一件“我们还是他们”的事——任何事情都可能发生。

希特勒就集中了所有政治灾难的要素:狂妄、魅力超凡、贪婪,以及“雅利安人”和犹太人已经进入你死我亡的生存斗争状态的概念。当然,如今,蛊惑人心的西方政客——从美国的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到欧洲的马琳·勒庞(Marine Le Pen)或吉尔特·怀德斯(Geert Wilders)——都无法与希特勒相提并论。没有一个人宣扬独裁,更不用说大屠杀了。但他们显然都在煽动恐慌政治。

其中,特朗普也在煽动贪婪,公开炫耀他的财富,并将古怪的狂妄和矛盾的姿态融合为一种奇异的魅力。一方面,他承诺要解决世界上所有问题,让中国、俄罗斯、伊斯兰国和其他所有人知道谁才是“老板”。另一方面,他宣称他的广袤而强大的祖国不能接受绝望的叙利亚难民,因为,他警告说,寻求庇护的穆斯林可能“在酝酿有史以来最大的军事政变”。

特朗普的共和党美国总统竞选对手同志——如泰德·科鲁兹(Ted Cruz)、本·卡尔森(Ben Carson)和马克·卢比奥(Marco Rubio)——也在煽动类似的难民恐惧。科鲁兹,以及理应更加温和的杰布·布什,甚至建议美国只允许基督徒进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