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联合国的价值

墨尔本—没有什么比接触理想主义睿智青年更能激发疲倦厌世的决策者和评论家对未来的希望了。我刚刚有过这一体验。在第22届世界模拟联合国会议上,我和各国代表在澳大利亚碰了面。他们是来自各大洲、代表各大主要文化的2 000多名学生。他们讨论了和平、发展和人权问题,以及联合国在保障这些方面所起到的作用。

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这群新一代未来领袖对联合国系统的意义和责任的激情。他们是正确的:在国家安全、人类安全和人道尊严问题上,联合国可以起到作用。但是,我告诉他们,有一个说服的大问题摆在他们面前。

世界上没有哪个组织能像联合国那样被寄予如此多的梦想,同时带来如此多的沮丧。在联合国安理会的历史上,大部分时间里它都是超级大国角力的工具;联合国大会是空洞说辞的舞台;经济和社会理事会只是个毫无用处的枝节;而秘书处成员尽管无不由鞠躬精粹、才华横溢的个人充任,却总是做不出成绩。

我在澳大利亚外交部长任上为推进联合国改革所做的努力都沦为了泡影,毫无成果可言,一如我对其他事情的尝试。改革秘书处结构和程序以减少叠床架屋、浪费和无用功?省省吧。改变安理会组成以确保它能够反映21世纪而不是20世纪50年代的世界?门都没有。